一米文学网 > 仙侠小说 > 我!前世洪洗象!前来提亲! > 052、春天里的药也太猛了!(求鲜花评价票~) 第(1/1)分页

052、春天里的药也太猛了!(求鲜花评价票~)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几个喇嘛呆若木鸡,愣在原地。

    看着昆仑奴的“尸体”,如坠冰窟。

    他们知道术士用凶兽或是修士神识有被打散的风险。

    但他们没想到,八重楼的昆仑奴,就这么被李长生给轻易打散了道基。

    两招废了他们的昆仑奴。

    此刻几个喇嘛再看李长生。

    再也没有先前那般猖狂得意的姿态。

    一个个如看瘟神般,眼神躲闪。

    “你们跑不了。”

    当一个喇嘛悄悄迈出一步时,李长生轻笑声音落入他耳中。

    喇嘛向李长生看去。

    “噗嗤!”

    刚转头,一个茶杯迎面而来,径直穿过他的脑门!

    “跑!”

    一个喇嘛发现是李长生掷出的茶杯后,脸色一白,直接撒丫子就跑。

    “我说了。”

    “跑不了。”

    李长生吸来邻桌筷笼,抓起一把筷子随意一丢。

    随后便不再理会。

    “噗呲!”

    “噗呲!”

    “噗呲!”

    这一把筷子只是随意一丢,却精准名准逃跑几个喇嘛的脑门。

    精准爆头!

    李长生拿起一根筷子,对准手中昆仑奴。

    李长生依旧坐在板凳上,位置都不曾移一下!

    那原先无比猖狂的昆仑奴如小鸡般,被李长生随意捏住脖子拎起。

    双腿瘫软跪在地上。

    “不...”

    看着那逼近自己眼睛的筷子,昆仑奴瞳孔猛地一阵收缩,浑身被恐惧包裹。

    此时他好似又回到了被主人折磨的那间牢房里。

    “不!”

    昆仑奴泪如雨下,颤声呼喊。

    一个哆嗦,裤子水渍溢出。

    他竟被吓到失禁。

    徐宝宝拿起徐织虎的手默默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去看接下来残忍的一幕。

    徐织虎感受到后,也闭上了眼睛。

    “等等。”

    就在李长生准备拿筷子刺穿昆仑奴的脑门时,西猎鹿突然开口。

    看到西猎鹿的一脸猥琐,李长生止住动作。

    西猎鹿眼珠鬼鬼一转,笑道:“你不觉得这么杀了他太便宜他了吗?”

    李长生来了兴致:“你有什么建议吗?”

    西猎鹿没说话,冲李长生贱笑挑眉,似乎在暗示什么。

    李长生楞了一会。

    想到西猎鹿出湖时他给徐凉出的主意,而后眼睛亮起。

    “你去买!”

    西猎鹿听完,屁颠屁颠抛开:“好嘞!”

    李长生也不担心他溜之大吉。

    毕竟他现在要抓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可太容易了。

    而且他的命还在徐织虎手里。

    众人疑惑。

    不明白李长生和西猎鹿要干什么。

    没一会,西猎鹿握着一包药出现,手中还牵着一条恶犬。

    “难道是要让狗咬死他吗?”

    “嘶,这前大皇子手段也异常狠辣啊。”几个食客点评道。

    李长生看向好奇的徐家两女,温馨提示道:“你们...还是闭上双眼吧。”

    徐织虎听后选择相信李长生,闭上双眼,同时捂住徐宝宝双眼。

    王也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有点怪怪的。

    小天师看起来很熟练?

    难不成自己误会西猎鹿了?那一脚是小天师踹的?

    正在王也思索时。

    李长生一把将昆仑奴扔到地面。

    西猎鹿牵着恶犬走来。

    而后,捡起昆仑奴的大刀。

    一刀挥出,将昆仑奴裤子后划出一道口子。

    打开药包,撒上些食物,恶犬埋头吃了起来。

    听着恶犬在自己身后吃东西的声音。

    昆仑奴有了不详的预感。

    “嗷呜...”

    吃着吃着,恶犬的眼睛突然红了起来,嘴中发出低吼。

    而后,些许口水流出。

    众人看后有些懵:“这条狗怎么了?是吃坏肚子了?”

    “不对,老人刚给这只狗喂得是春天的药,这种药应该吃不坏肚子。”一个懂医术的路人认真科普道。

    一人笑道:“没错,这药我也常吃,一点问题没有。”

    众人听后点头,派出了恶犬吃坏肚子的原因。

    突然,众人一愣。

    不对啊!

    这西猎鹿,干嘛要喂一条恶犬吃春条的药?!

    众人定睛一看,那恶犬的“武器”弹出!

    “嗷呜...”

    恶犬嘴中发出低吼,药物催动下,双目通红,各位燥热。

    目光四下搜寻,寻找能让自己冷静的地方。

    然后。

    恶犬就看到昆仑奴裤子后的一个口子。

    “不!”

    扭头一直观察恶犬的昆仑奴看到恶犬向自己走来,惊恐惨叫。

    虚弱的身体蠕动,想要远离这只恶犬。

    但西猎鹿哪给他逃跑的机会,直接一脚踩在其后背,让他动弹不得。

    来到昆仑奴身后,恶犬前肢抬起,扶住昆仑奴后背。

    “不!”

    “不!”察觉到恶犬意图后,昆仑奴惊恐大叫,试图用声音阻拦这只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的恶犬。

    下一秒,恶犬身体前倾。

    一瞬间,昆仑奴眼眶睁到最大!

    他...他不干净了!

    当恶犬察觉前方畅通无阻后,便有加速磨练起自己武器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傻眼了!

    这,这玩的这么花吗?

    西猎鹿强忍着笑意,看的津津有味。

    李长生闭目,默念天尊名号来净化自己心灵。

    王也瞪大双眼。

    这注意,可是小天师出的?

    因为饭馆在战斗中被破坏,道路行人一眼就能看穿饭馆景象。

    加上昆仑奴不断的惨叫。

    迅速吸引了大量路人观看。

    一个个也是觉得惊恐吓人闭上眼。

    但过一会又真是忍不住好奇,睁开眼看起来。

    看得人越来越多,但却没人来阻止。

    几个行侠仗义的好汉听到惨叫,本想行侠仗义帮助一番。

    但看到对象是昆仑奴后,又打消了念头。

    抱着佩剑也看了起来。

    他们虽然来自四国,国家不同,但也都知道,民族相同,他们曾是一家人。

    眼前这位昆仑奴再惨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自己买卖的他,自己又不欠他的。

    而且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厚着脸皮向各位求点鲜花评价票吧~~~数据又两天不动了,别的书鲜花一天都几百上千的张,作者这本几天鲜花涨的不到五百,也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