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 100 章(姐妹你清醒一点23...) 第(1/1)分页

第 100 章(姐妹你清醒一点23...)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唐强军咬着牙写了一份断绝父女关系的文书出来, 签字之后还按了手印。

    萧绰拿在手里看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马上就叫唐强军跟邓爱华这对前夫妻带着相关证件跟自己一起去公安局改姓。

    王部长满脸一言难尽的给唐强军批了假, 老郑神情复杂的送走了他们, 而唐强军脸色灰败,满脸颓然, 走出公安局的大门之后,依依不舍的看着女儿:“小雨……”

    萧绰叫上妈妈跟表哥:“快逃!”

    唐强军:“……”

    唐强军呆站在原地,目送他们上了车, 直到汽车尾气消失在视线里,才难掩黯然的发动车回单位继续上班。

    之前邓爱华来闹事时的动静不小,事业单位里闲人又多, 他进门之后就发觉同事们投来的目光里裹挟着异样,隐约夹杂着些许鄙薄,只是等他看过去的时候, 对方又神态自若的将视线收回, 旁若无人的跟身边人说起了别的事情。

    唐强军要脸,爱面子,他没法儿过去摇着同事的肩膀说今天前妻说的那些都是假的, 我没婚内出轨没养私生子那孩子是我战友的遗腹子, 他只能把这一切都憋在心里,往死了憋,憋到变态。

    好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 唐强军终于松了口气, 夕阳西下, 暮色渐浓,他穿过狭窄的胡同街道把车停下, 还没进门,就见屋里边灯光亮着,有饭菜的香味儿传来。

    儿子回来了,还做了饭。

    孩子大了,懂事了。

    唐强军心头猛地涌出一股欣慰,锁车推门进去,就见桌子上已经摆了三个小菜,而唐勇安这时候也仍旧在不大的厨房里忙活,看他回来了,笑着招呼:“爸,你先坐下歇一会儿,我这儿马上就好了!”

    说着将锅里边儿的菜倒进盘子里,又去拿给他烫好的酒:“知道您爱喝高度酒,五十五度的。”

    热酒还没喝进口里边儿,唐强军的心就先一步热了,人活一辈子图个什么?

    不就图孩子懂事孝顺吗?

    他脱掉外套往沙发上一坐,那边儿唐勇安勤快又主动的给他递了筷子,爷俩一边吃一边说话。

    唐勇安语气里都洋溢着快活,说到一半儿还兴致勃勃的把手机里边的照片给他看:“我跟小敏今天看家具去了,我就喜欢那中式的,小敏说不要这种,中式家具都配大房子才好看,您赚钱不容易,能给我们置办婚房已经够累了,不能得寸进尺,北欧风就很好,您看看……”

    唐强军脸上的笑容都没来得及消散,就直接僵在了脸上,瞥了眼唐勇安手机上的图片,嗯嗯啊啊的说不错,挺好的。

    唐勇安看他应和,动作上更加殷勤了,一边倒酒,一边试探着问:“爸,我都跟小敏去她家见过她父母了,那边对我挺满意的,昨天我丈母娘还说看什么时候您有空,双方家长坐在一起聊聊呢,只是这聊天不能干聊啊,房子的事儿,什么时候能落地啊?小敏说了,只要房产证上写了我们俩的名,当天就去扯证!”

    唐强军默不作声的听他说着,心都沉到了海底。

    儿子结婚不是好事吗?

    是啊,他高兴,地下的老战友也高兴,可是房子从哪儿出啊?

    就首都这地界,但凡差不多的就得四五百万,光首付就是个不小的数字,更别说后边可怕的月供了。

    唐勇安一个月工资六千,他女朋友也是差不多的水平,这点钱加起来也就是还个月供,可还完了之后呢,两口子一起出去喝西北风?

    唐强军痛苦的捂住脸,声音沉闷:“勇安啊,再给爸一点时间,快了,快了……”

    唐勇安知道养父的打算,之前看他一副十拿九稳的样子还以为妥了,哪成想中途又掉了链子,见状他也慌了:“爸,你之前可不是那么说的啊!怎么,我姐不听你的?你好好跟她说啊!”

    唐强军想想那份断绝关系的文书,心里边儿就跟有锥子在扎似的,一阵阵的疼,儿子是他对战友做出的承诺,女儿也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喉头处的那股酸涩像是活了一样,直勾勾的往眼眶钻,他强忍着流泪的冲动,声音艰涩的劝慰儿子:“你姐那边,是没什么指望了。不过你别怕……”

    唐强军急忙找补:“爸肯定给你弄一套房子,让你跟小敏顺利结婚!”

    唐勇安是真的急了:“怎么回事啊爸,我姐不给?你之前不是给她送了那么多礼物吗?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咱们家的情况我也知道,没了我姐帮忙,你上哪儿去弄套房子啊?只打首付的我可不要啊,我跟小敏还不上月供!”

    他是真的慌了,脸上的焦急毫不作伪,眉头皱得死紧。

    唐强军嘴唇动了动,想要说句有力的话加以劝慰,只是最后也没能说出来。

    现实就是,如果不从女儿那儿连哄带骗或者强取豪夺,他弄不到一套房子。

    把他卖了也弄不到。

    他倒是有一套胡同里的房子,可是却根本卖不出去,退一万步说,即便真是狠狠打一下折卖出去了,也只是能再买一套罢了,小敏早就说了,想过二人生活,不会跟他一起住的。

    唐强军无力地低下头,喝了一口闷酒。

    唐勇安慢慢红了眼睛:“爸,你答应我的啊……”

    他声音带着颤抖:“要是没有房子,小敏是肯定不会嫁给我的,她要是跟我分了手,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唐强军打断他:“胡说什么?!”

    又抹一把脸,说:“再给我点时间,我想想办法。”

    这顿饭吃的,真是一点滋味都没有了。

    ……

    萧绰顺利的改了姓,只是新身份证得过几天才能到手,离开公安局之后,她先跟邓爱华和表哥一起回外公家去了。

    邓父听女儿和外孙女说了事情首尾,嘴巴半天没能合上,阳台上戴着老花镜织毛衣的邓母也坐不住了:“他怎么能干出这种事来?”

    她震惊不已:“当年你们结婚的时候,咱们家多方打听,都说是个很忠厚负责的小伙子啊!”

    萧绰从果盘里拿了个猕猴桃,用水果刀转着圈儿削皮:“我看啊,他为了自己的好儿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邓父也开始怀疑自我了,他看向妻子:“当年那份报告,确定没搞错吗?”

    外孙女是唐强军的亲生女儿啊,天底下哪有为了外人这么坑亲生孩子的?

    要说那是私生子,倒还说得过去。

    邓母原本想斩钉截铁的说一句指定不会出错,只是想想唐强军这一系列诡异的行为,她也不敢确定了:“这个,应该不会出错吧?”

    邓爱华的外甥邓岩坐在旁边,语气十分肯定:“我妈这个人办事认真,当年又验了两次,肯定不会有问题的——只要小姑确定样本的来源没问题。”

    邓爱华同样肯定的回答他:“我亲自取的,亲自拿着送到了大嫂手上,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却肯为了他这么付出,连搭上自己女儿都在所不惜……”

    邓岩脑海中猛地闪过了什么:“你们说,唐强军是单纯只认识养子的亲妈吗?唐勇安的亲爸会是什么人?”

    其余几个人脸色随之一变。

    知道谜底的萧绰在心底暗赞表哥思维敏锐。

    她顺着这个猜测继续推进:“他对唐勇安那么好,肯定跟唐勇安的父母有着非同寻常的情谊……”

    邓母沉思了好一会儿,慢慢说:“当年你刘奶奶介绍他跟你妈妈认识的时候,我特地打听过,他老家是山南省的,十七岁就当了兵,部队里管得严,之前没探过恋爱,你刘奶奶的儿子跟他是一个连队的同期,彼此关系很熟,应该不会骗我的。”

    邓父:“那就是唐勇安的父亲了?”

    他紧接着推出了结论:“唐勇安的战友?”

    萧绰微微垂下眼睫:“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多半已经去世了,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一直以来我们发现的来看唐勇安的人只有他的生母。”

    邓母看向丈夫:“老头子?”

    邓父站起身来:“我去书房打个电话。”

    就在当天傍晚,邓父接到了回信。

    “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我们也很惋惜,那个战士还很年轻,只有二十一岁,因为是为了救人牺牲的,还被评了二等功。”

    “他救的那个人是谁?这个就记不清了,好像是跟他一个寝室的战友?毕竟过去太久了……”

    挂断电话,邓父久久没有发话。

    邓母已经忍不住抱怨出声:“这算怎么回事啊!他唐强军要真是想收养救命恩人的遗孤,大可以直接告诉我们,这么藏着掖着算怎么回事?他不知道背地里有多少人在议论那个孩子吗?既叫小雨和爱华难受,又叫那孩子坏了名声,他还梗着脖子不吭声?有人堵他嘴了,还是他哑巴了?!”

    萧绰就在这时候忽然说了句:“我觉得,他不告诉我们真相,也许是有原因的。”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而萧绰继续说了下去:“他的战友还没有结婚吧?这个孩子是非婚生子,还有一点很重要,生下这个孩子之后,他的母亲没有抚育他,而是将他交给男友的战友,在这之后,她多半是再婚了……”

    邓父第一个反应就是:“怪了,她为什么不把孩子交给男友的父母,反倒要托付给男友的战友?有血缘关系的爷爷奶奶,不比陌生的父亲战友强吗?”

    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唐强军的战友是为了救人牺牲的,而能够栽培出这种儿子的父母,一定不会是两个恶人。

    人世间的莫大悲哀,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夫妻俩失去了儿子,必然痛不欲生,要是见到孙子,或多或少都会觉得有所宽慰,相较于送给战友,这个孩子也能得到更好的照顾。

    可是这个女人为什么没有这么做,而是舍近求远,把孩子交给了唐强军?

    邓母问丈夫:“那个小战士的父母,还在世吗?”

    邓父点了点头:“当时是在的,部队里有人专门去过那名战士家里。”

    邓母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萧绰语不惊人死不休:“你们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我只是说可能,这个孩子不是那名战士的?”

    以后可能找不到我,因为换域名了,百度也会搜不到。抢先看w-w-w-xx笔quge-.c-0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