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2)分页

第11章 第 11 章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皇帝怔怔的看着太后,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而太后显然也不想听他说什么,一甩衣袖转过身去,便有寿康宫的宫人送了座椅上前,她迆迆然落座,目光终于转向芈秋:“听说,皇帝昨晚在椒房殿耍了好大的威风?”

    芈秋这才大梦初醒般缓过神来,近前几步,有些窘然般的叫了声:“母后。”

    “哀家看你是昏了头了!”

    太后一掌击在案上,同样没什么好脸色给她,头顶步摇上剧烈摇晃的流苏显示出她此刻不豫的心境,言辞更是犀利:“后妃有过,该当如何问罪,自有定法,哪有天子越权,替皇后处置宫妃的?!”

    “你倒好,生生叫人把郭氏和林氏给打死了,骤雨寒夜,竟还让那么多宫嫔在庭院里罚跪!”

    她怒极反笑:“皇帝,你知不知道,宝瑛昨晚从椒房殿回宫没多久,便发起烧来了,只是她被你吓住,竟连差人去请太医都不敢,在寝殿里生生熬了一夜!亏得侍从忠心,早早在寿康宫外等候,宫门一开,便求见哀家——你可知道太医诊脉之后怎么说?他说,若是再晚一些,宝瑛的脑子都要被烧坏了!”

    芈秋听得眉头微皱:“母后,儿臣之所以如此惩处六宫,当然是因为他们有错在先,这些事情儿臣心中有数,您只管在宫中享清福便是,何必插手其中。”

    太后不意儿子竟会同自己顶嘴,着实吃了一惊,心里头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儿一向孝顺,必然是有小人挑唆,他才会忤逆我。

    当下这时节,小人舍皇后其谁?

    伴随着皱眉的动作,太后眉心处的那道沟壑更深。

    她不再同芈秋言语,而是转头去看挨完巴掌之后便呆在床上的皇后,语气不善:“怎么,哀家到这儿都快一刻钟了,皇后还没想起来该怎么给哀家请安?”

    皇帝怔怔的看着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母亲,神色惨淡,一言不发。

    芈秋却起身到床榻边落座,握住了皇帝的手,喝了一碗热水下肚,他身上刚有点热乎气,又被太后这两巴掌给打散了。

    她说:“好了母后,您就别再难为皇后了,皇后她……”

    芈秋痛惜的蹙起眉:“皇后她小产了。”

    太后听罢,神色却未有和缓,眉宇间狐疑之色愈甚,恰在这时候,外边近侍们急匆匆前来回话:“太后娘娘,陛下,太医来了!”

    芈秋面色一振。

    芈秋扶着皇帝躺下,宫人们近前来放下帷幕,丝帕往手腕上一垫,太医低着头将手搭上去,凝神诊脉,半晌之后,方才将手收回。

    第一个出声询问的反倒是太后:“皇后是小产了吗?”

    太医摇头:“从脉象上看,娘娘并非小产,而是天葵时至,之所以会腹痛难耐,则是因为体虚受寒,臣为娘娘开几服药,吃上一段时间,自然会有所缓解……”

    太医话未说完,太后便是一声冷笑,挥袖将侍从全打发出去,横眉怒目道:“哀家从前还当皇后是个好的,虽小气了些,倒也有个国母样子,今日一见,才知是大错特错!”

    皇帝愕然抬头,不知又是哪里触怒了母亲。

    芈秋则皱眉道:“母后,别说了,皇后不是您想的那种人!”

    “不是哀家想的那种人?哈哈哈!”

    太后大笑三声,难掩讥诮:“皇后还真是好手段,连皇帝都被你笼络过去了!可惜哀家眼不瞎耳不聋,

    一眼就看得出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她也不等皇帝分辩,便劈头盖脸道:“哭诉自己小产了,好一个小产了——你打量哀家和皇帝是傻子吗?!你被幽禁椒房殿一年之久,哪里来的身孕?亏得太医说是搞错了,如若不然,杜家九族都不够赔!”

    皇帝愕然醒悟,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想错了,可他是个男人,当时又事发突然,哪想得到这么多?

    他嘴唇嗫嚅几下,小声解释道:“可是儿臣肚子痛了很久,又见有血迹和……”

    皇帝这几句无力的辩解在太后面前就像是草纸一样,毫不费力的被戳透了。

    “皇后是铁了心跟哀家装糊涂么?!”

    “你有没有身孕,你自己不知道?!”

    “难道你连天葵和小产都分不出来?!”

    “总不会,这是你第一次来天葵吧?!”

    “你有理你说话啊!”

    皇帝:“……”

    太后见她辩无可辩,心下大快,当下向芈秋道:“杜氏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先以谄言构陷六宫,扫除异己,又知道哀家眼睛里容不得脏东西,为求自保,便装出小产的样子来博取君心,这样下作的东西,怎么能继续做国朝的皇后!”

    芈秋眼见皇帝被亲娘掐得毫无还手之力,脸上哭唧唧,心里笑嘻嘻,看一眼面白如纸的皇帝,她递个眼色给太后,加重语气,起身道:“母后,借一步说话。”

    又低声同皇帝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