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番外(皇帝来到地府后...) 第(1/3)分页

番外(皇帝来到地府后...)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皇帝死后没有马上离开人间, 而是以灵魂的形式暂时在皇宫里游荡,他甚至于亲眼见证了自己的丧仪。

    伤心欲绝的杜若离,悲痛垂泪的庄静郡主, 还有虽然不知道母亲离世, 但懵懂间仍旧若有所觉、伤心啼哭的丑家伙……

    皇帝有千万个割舍不下,有无数的留恋难舍, 他想近前去为爱人拭泪,想伸手抱起哭得眼睛发肿的宝贝丑疙瘩,还想给给予了自己母亲温暖的庄静郡主一个拥抱……

    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作为鬼魂的皇帝陷入到深深的绝望之中。

    直到地府的差役找到他, 要接引他前往地府,皇帝虽然奋力挣扎,但最后还是被带走了, 一边走,一边儿泪流满面。

    最后还是差役看不下去,说:“你即便是哭断肠, 也不能起死回生了, 倒不如老老实实的往地府去,那里有镜子可以窥到阳间之事,还有你们欧阳家的历代先祖。”

    皇帝心里边儿头一个念头就是“啊, 我能见到若离和丑家伙了, 好哎!”,继而又想起一桩不妙之事来——先祖们也在啊!

    父皇会不会因为我搞死慧贵妃和老三而找我晦气?!

    他心中半是欢喜,半是忐忑, 被差役领着到了欧阳家的地盘儿之后, 便见一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迎上前来, 抱住他哭道:“我儿,你今年不过二十三岁, 怎么就来了?”

    又咬牙切齿道:“必是杜若离那毒妇意欲谋夺江山,害了你性命!待她下来之后,母后要好好跟她算这笔账!”

    皇帝心说你谁啊,这都胡说八道了些什么,抬起手臂将人别开,仔细打量几眼,神色不禁迟疑起来:“你是——母后?”

    太后哭的满脸是泪,冲上前去就要再抱住他:“我儿,你不认得母后了吗?”

    见皇帝面露茫然之色,她忙解释道:“人到了地府之后,都会变成此生最快活时候的模样,母后年轻了许多,难怪你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了。”

    太后此生最快活的莫过于先帝驾崩、亲生子登基之后,先把慧贵妃那个贱婢勒死了给先帝殉葬,马上又料理掉三皇子那个小杂种,此后万人之上,被皇帝儿子以天下供养,那是何等的风光得意!

    皇帝明白过来,客气的叫了声“母后”,既而低头打量自己,很年轻,英俊的脸孔稍显青涩,是他刚登基时候的模样。

    先帝死了,压在他头上的那座大山没了,老三再不能跟他争长短,万里江山尽在囊中,自然是天下第一等快活。

    这是他最得意的时候。

    皇帝回过神来,犹豫着问母亲:“母后,先帝何在?历代先祖何在?”

    说起此事,太后的脸色显而易见的阴郁起来:“先帝,呵。”

    她嘴巴一瘪,泪花涌现,拉着儿子的手哭诉委屈:“先帝记恨我逼死那个贱婢,害了他的好儿子,还说我干涉前朝,纵容娘家乱法,什么糟污事都往我头上扣!我刚下来,他就动手打我……”

    太后呜咽着哭了起来:“先祖们在边上看着,不劝慰制止也就罢了,居然还在叫好,给先帝递棍子!之后又把种种苦力活儿都交给我做,我这活着真不如死了算了!”

    皇帝:“……”

    皇帝“啪”一下戳破了她话里边的漏洞:“母后,你现在已经死了,没法再死了。”

    太后生生给噎了一下,半天没喘上气来,被这倒霉儿子一气,久别重逢的喜悦立时给冲淡了,再想起自己死前发生的那些事,一时怒从心头生:“皇帝!你可知你识人不清,做下了多大的错事?!杜氏那个贱婢,居然敢假传圣旨,赐死宝瑛,待哀家死后,还逼杀了承恩公府全家——宝瑛是你嫡亲的表妹,叶家,叶家是你嫡亲的舅家啊!”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皇帝马上就想起该死的叶宝瑛跟该死的承恩公府来,脸色当即坏了下去。

    “母后,此事就不必再说了!”

    他断然道:“是我下令赐死淑妃,将她废为庶人的,也是我下令夷承恩公府三族的,此事与若离无关,是我一意为之!”

    太后难以置信的看着他,半晌之后方才回神,失声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没有胡说!这两件事情的确是我所为!”

    皇帝冷着脸道:“叶氏女屡有觊觎后位之心,又暗中给幽禁玉英殿的文氏送去有毒的凶器,待到天子昏迷之后又图谋不轨,她不该死吗?!还有叶家,居然胆敢勾结淮南王入京,我没直接诛杀他们九族,鞭尸泄愤,已经是顾全了母后的颜面!”

    太后就跟第一次见到儿子似的,相逢的喜悦荡然无存:“延儿!”

    她恨声道:“你是不是被杜若离那个妖女迷了心窍,脑子也糊涂了?她夺了你的身体,抢了你的皇位,把你害的千惨万惨,你不恨她,不恨杜家,居然恨你的生母和娘舅?我看你是昏了头了!”

    皇帝刚刚才亲眼见证过心上人的鹣鲽情深,也曾经亲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