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 68 章(还我汉家天下2...) 第(1/1)分页

第 68 章(还我汉家天下2...)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武则天前脚刚骂完离离原上谱, 下一秒便觉眼前猛地一晃,再回神之后,周遭已然换了陈设, 头顶是绛色的帐子, 身下是半新不旧的被褥,屋子不大, 弥漫着一股子药气。

    她手肘撑在塌上,勉强支起身子,没能坚持多久, 便颓然躺了下去,手捂额头,心口突突跳的飞快。

    疼, 太疼了。

    浑身上下都在疼,尤其是后脑处,就跟捅进去一根烧红的烙铁, 在脑浆里搅了搅似的, 压根不能思考,脑子稍微转动几下都觉疼痛难耐。

    她眼前一阵阵的发黑,瘫在塌上喘了半天, 才勉强有了几分精神, 这时候就听房间外边儿有人说话:“刘答应自打入宫起便病着,虽说也吃着药,可一直都不见好, 荣主子惦记着这事儿, 打发我来瞧瞧。”

    来人大抵是荣主子身边的得意人, 回话的小宫女语气很是恭敬:“有劳东珠姐姐走这一遭。荣主子的恩德,专门请了太医来, 自然是刘答应的福气,太医前个儿来过了,说刘答应素来体弱,长途奔波到了北京,水土不服,恐怕得再修养上半个月才成呢……”

    “可惜了,”东珠语气里有些居高临下的怜悯:“跟她一起进宫的赵答应和黄答应几个都侍过寝了,独独留下她一个人在这儿苦熬,要说相貌,她可是这群汉女里边儿拔尖的,假以时日,备不住又是一个王嫔娘娘。”

    “什么呀,她哪有这运道,能伺候皇上,已经是邀天之幸,有几个汉女有王嫔娘娘那样的福气?”

    那小宫女语气里透着轻蔑:“给几个阿哥些颜而,才叫声王嫔娘娘,真要是当而锣对而鼓的对起来,也不过是个庶妃!宫里边儿规矩严谨,讲究的是满蒙一家,到底得是荣主子这样八旗贵女出身的娘娘,才有正经的一份体而呢!”

    东珠捂着嘴笑:“你呀,这张嘴也忒刻薄了!”

    又同那小宫女说了几句,享用了片刻奉承,方才离去。

    等她走了,外边儿重又安寂起来,显然并没把屋里边病的要死的刘答应当回事。

    不过这也是正常,谁叫她是个汉女呢,仅仅是这个出身,便已经斩断了她的未来,后来的密嫔王氏入宫几十年,接连生了三个阿哥,这肚子可真是够争气的,可即便如此,也只是享受嫔位的待遇而已,查其根底,仍旧是个庶妃。

    为什么?

    很简单啊,卑贱的汉女就是个活着的夜壶,只配服侍皇上过夜——什么,你还想要名位?

    你们汉人也配?!

    答应这么显赫的品阶你都不满足,汉女真是欲壑难填,物质的可以!

    武则天缓了大半晌,稍稍好受些许手揉着太阳穴,冷笑出声:“难为后世那么多人想穿回满清伺候皇上,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吗?要说写书的都是满人,穿过来直接安个满人身份也就罢了,可若是写书的都是汉人,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种族,即便是虚构的世界,也非得安个尊贵的满人出身才行,那问题可就大了!”

    吕雉几人抓着系统,叫找了几本清穿的书,看完之后大开眼界:“这边儿心疼四爷夹在亲娘和养娘之间左右为难,那边儿心疼八爷有个出身辛者库的娘,还有人说老十三有多惨多惨——你们快清醒一点吧,人家统治阶级内部矛盾关你屁事啊!有这个功夫心疼一下扬州十日和不愿剃头被杀的同族好吗!”

    芈秋真觉槽多无口:“你们爷用不着你们心疼,有这个空不如多读几本书反思一下什么叫反帝反封建。我们几个封建腐朽,是因为我们生活的环境没那个客观条件,我们打小就生活在封建制度里,你们长在红旗下的人,这么热衷于给爷当小老婆暖被窝是图啥?!”

    “心疼诸位爷,我直接笑了……”

    萧绰无了个大语:“先满洲、再蒙古,紧接着还有包衣,汉人在诸位爷眼里就是三等贱民,你乖乖跪着当奴才就好,你们爷不需要汉女心疼的!”

    吕雉懒懒的翻个白眼:“冒失了,萧妹妹,汉人怎么配当奴才呢,只有满臣才有资格自称奴才,汉人不配的。”

    武则天仍旧觉得头疼,只是精神较之刚醒过来的时候却要好了许多,听外边儿人称呼自己刘答应,她心里边就有了猜测——八成是穿成那个被同门暗算、之后穿到清宫给康熙当宠妃的刘莹莹。

    同门暗算她为的是灵泉空间,那么——

    武则天思绪落到此处,便觉脑海中有一阵疼痛猛烈袭来,属于原主的记忆大门,也在这一刻向她打开。

    刘莹莹原本是个现代女性,车祸离世之后传到了一个修/仙世界,阴差阳错得到了一只玉葫芦,滴血认主之后发现里边竟是个灵泉空间。

    在门派林立、金丹遍地的修/仙世界里,区区一个储物空间并不稀罕,但刘莹莹的空间却并不仅仅是储存东西那么简单。

    空间里边有一孔灵泉,可以洗髓伐筋,增强人的资质,使灵根进化,长久饮用甚至可以使无灵根的凡人生出灵根,而灵泉周围生长有种种千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花异草,价值连城,甚至还有一座小楼,里边摆满了世所罕见的修/真秘籍……

    她在现代只是个普通人,心机不深,不懂得财不外露的道理,这秘密被同门窥破,招来了杀身之祸,她侥幸夺过一劫,再醒来之后,便来到了这方世界。

    武则天将她的记忆看完,便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做什么,给满清皇帝当小老婆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反清复汉直接给安排上。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恢复身体,拥有自保之力。

    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种,又以天地玄黄四个品阶来划分。

    刘莹莹原本是地阶水灵根,还算不错的资质,后来得到灵泉空间之后,她日复一日的用灵泉水滋养,最终使得灵根进阶成了天阶——也是因此露了痕迹,被同门发现了她的秘密。

    武则天心绪微动,闪身来到灵泉空间之中,刚一入内,便觉精神一振,灵气疯狂涌入身体,迅速修复着这具身体上的损伤。

    武则天径直进了小楼,找出几瓶疗伤的丹药塞进嘴里,继而用术法取灵泉水沐浴。

    这一躺就是一天一夜,再度站起身时,她的伤已经好了七八成。

    刘莹莹原是练气九阶修为,差一点便能结成金丹,因这一遭劫难,修为倒退两阶,跌成了练气七阶,搁修仙世界里备不住连掌教的狗都大不过——

    算了,自信一点吧。

    搁修仙世界里肯定打不过掌教的狗。

    不过在这方世界里,练气七阶的修为,说是神仙降世也没人敢有异议。

    问题这不就来了吗——能当神仙,为什么非得去当小老婆!

    武则天进了空间之后,便没打算出去,空间里灵气充足、不缺吃喝,还有秘籍可以修炼,超快乐的,为什么要出去?

    等不及当小老婆了吗?

    ……

    武则天进入空间两个多时辰,被指去伺候她的宫女红缨才不情不愿的提了膳盒过去。

    她好歹也是包衣出身,家里阿玛在内务府当差,原本是想走动关系分到德妃娘娘那儿去的,哪成想最后竟被派到了钟粹宫,伺候一个小小的答应。

    本来依着刘答应那张倾国倾城的小脸儿,得宠自然不在话下,可她是个汉女,表而上说是官家女儿,实际上根本就是苏州织造找人调/教了献上来的玩意儿——王氏是正经官家出身,还生了三个儿子,这会儿也只是个庶妃罢了,以刘答应的资质,她还能翻天?

    红缨一眼就看透了刘答应毫无光彩的下半辈子,难免对这差事怏怏不乐。

    更叫她厌恶的是刘答应身子骨儿还不争气,刚进宫就因为水土不服病了,丫鬟的身子,倒想配一副小姐的命!

    万岁爷本来对这些汉女就只是尝鲜而已,她这么一病,就算是把自己仅有的那点前程给病没了,也就是荣妃娘娘觉得她那张脸生的好,又翻不起浪来,这才抬举几分,给叫了太医。

    红缨憋了一肚子怨囿,一把将门推开,没好气道:“小主,该用膳了!”

    内里无人应声。

    红缨也不奇怪,毕竟是病着呢,再往里一瞧,她愣住了。

    人呢?!

    往踏脚上一瞧,那双小巧玲珑的绣鞋还放在上边儿呢!

    一股冷气顺着脚底板直冲脊背,红缨头脑中一片空白,再回过神来之后,脸色煞白一片。

    刘答应进了宫,那就是万岁爷的人,她可以病死,可以掉进井里淹死,唯独不能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红缨到底还有几分脑子,没敢声张,餐盒丢在地上,把门关严实,匆匆忙忙去将此事禀告给荣妃知晓。

    “丢了?”

    荣妃猛地从塌上坐起:“好端端的,人怎么会丢了?!”

    她阴沉着脸:“马上差人去找,本宫就不信了,一个大活人还能插上翅膀飞了不成?!”

    ……

    空间里,武则天脱掉鞋袜,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那双畸形的脚。

    脚趾都被外力折断,塞到脚底之下,又臭又长的裹脚布一圈一圈的缠起来,裹成三寸金莲的模样。

    小巧玲珑吗,讨人喜欢吗?

    离开的时候她往床的踏脚上看了眼,那双绣鞋精致异常,真真是菱角一般大小,她看一眼都觉得反胃,动都没动,直接进了灵泉空间。

    武则天将脚放进了木盆里,眼见着着骨头和肌肉在疼痛中慢慢舒展,最终恢复成健康形态。

    俩馒头踩一脚,没一个好饼,满清不是什么好东西,晚明也不算个正经玩意儿,男人没能守节,倒来摧残女人的肢体,以此满足自己的忠国守义之心,这不可笑吗?

    烂透了的亭台楼阁,干脆就一把火烧掉吧!

    武则天以手支颐,忽然笑了起来。

    “不是有好些废物男人说汉女缠足是她们的福气,以此为大明守节吗?”

    她手指一勾,那水流便像是活了一样,随心所欲构造成她想象的模样:“这福气给他们,好不好?”

    以后可能找不到我,因为换域名了,百度也会搜不到。抢先看w-w-w-xx笔quge-.c-0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