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 88 章(姐妹你清醒一点11...) 第(1/2)分页

第 88 章(姐妹你清醒一点11...)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汪秀江之前看见人群聚拢的时候有多暗中高兴,  现在就有多惶恐不安。

    当众道德绑架这种事情,打得就是心理战,拼得就是哪一方心理素质更强。

    他以为前妻害怕这件事情在公司闹得沸沸扬扬,  肯定会拉着自己赶紧离开,  却没想到对方根本不按套路出牌,不仅没拉着他走,  还饶有余裕的打开了摄像头!

    要单单只是打开摄像头也就算了,她怎么还毫无武德,直接就把他的职业信息和夫妻私事一起公布出去了?

    要不是时间不够,  王静芳你是不是还想报我身份证号啊?!

    汪秀江单膝跪在地上,不知所措,一张脸涨得通红,  周围人早先看见有小情侣闹矛盾(?),无可无不可凑上前来看热闹的时候,还没觉得多有趣儿,  等听说这是一出出轨丈夫求复合的大戏,  dna马上就跟着动了。

    跟同伴低声议论的,异样目光看着两个当事者的,还有好事的拍了照……

    萧绰经历过的大场面多了去了,  怎么会把这点小事放在眼里,  站在人群中心气定神闲,就跟没事人似的。

    反倒是汪秀江先撑不住了,继续单膝跪地也不是,  站起来扭头就走也不是,  面红耳赤大半天,  才央求着说了句:“静芳,我们好聚好散,  你别这样……”

    “我没怎么你啊。”

    萧绰觉得有点奇怪,一摊手说:“汪秀江,你的逻辑是不是太差了一点?我们已经离婚了,彼此的生活也再没有交集,现在是你在纠缠我,不是我在为难你。”

    她瞥一眼汪秀江那身体面的西装与手里的那捧鲜花,无语至极:“你大可不必在这里对我进行道德绑架,营造深情人设。婚内出轨的是你,掏空存款借钱给前女友的是你,离婚之后自说自话来公司堵我、跪在地上道歉的也是你,你是火影忍者吗,这么分/身有术?”

    汪秀江额头上汗冒的更凶了。

    这一回没等他开口,围观群众就把他怼完了。

    “擦,感情是婚内出轨被踹了之后又来求和啊,你可要点脸吧!”

    “所有存款借给前女友是什么神奇操作?”

    “嗳,等等——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个故事模板,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

    “卧槽,朱三她姘头!!!”

    汪秀江听到朱三两个字,差点原地裂开,什么都不说了,抱着怀里那束鲜花直接跑路,嫌地铁跑得太慢,把地铁抠出来扛肩上跑的。

    不跑还好,这一跑路,就算是当场招供了。

    cbd区域人员多密集啊,尤其当事方之一就在这里上班,再加上朱三的事情还没彻底过去,汪秀江那一跪,直接就把自己给搞凉了。

    “吃瓜吃瓜!出轨朱三的贱男去找原配复合了,有幸在现场!”

    “之前只知道原配姐姐头脑清醒,当断则断,万万没想到居然跟楼主同在一栋楼上班,气质超好的嗷!”

    紧接着晒出了图。

    单膝跪地涨红着脸的汪秀江,他对面是西裤衬衫肩披大衣、气定神闲的萧绰。

    下边迅速建起了楼。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求更!”

    “想想还真是不公平,奸夫淫/妇天生一对,朱三被骂出翔,个人信息都被扒了,奸夫却藏得好好的,前几天还发博说这件事,没想到今天就刷到他了!”

    “笑死,见过送的,没见过这么上赶着送的!”

    楼主还没更新,本地就有账户跟了楼:“我也见到了嘿嘿嘿,地点cbd,时间是下午下班,贱男抱着一束不超过一百块的花请求复合,原配不理,他直接跪下了,结果原配压根不鸟他,反手就掏出手机录像,大声问他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婚内出轨,有没有脸继续站在讲台上为人师表……”

    “66666,这操作,谁听了不说一声服气!”

    “确定过眼神,是我爱的女人!”

    “等等,贱男是在编老师?这种渣男凭什么为人师表?!”

    “……大家都在骂贱男,只有我觉得原配姐姐气质出众吗?隔着图都能感觉到来自于原配姐姐的蔑视!”

    底下哈哈哈哈了好多层,附带着加1和加10086.

    ……

    这帖子往外一扒,汪秀江算是完犊子了,身份信息给扒的透透的,身上唯一值钱的教师编也摇摇欲坠了。

    不久之前朱英英被骂的有多惨,现在汪秀江也能体会到了,更要命的是朱英英还能躲避,但他不行。

    学校要不要继续用他是一回事,他自己躲避旷班,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二天汪秀江硬生生挺着到了学校,就觉得门卫大爷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到了办公室,愣是没一个同事跟他说话,好容易挨到了他的课,走出去关上办公室门的同时,他隐约听见里边同事们低声议论。

    “你们看新闻了吗?”

    “原来就是他啊,真是人不可貌相……”

    到了教室之后,迎接他的也是学生们形形色色的眼光。

    没等学校做出什么决定,汪秀江自己就先绷不住了,等负责人事的副校长专门打电话叫他过去的时候,他自己心里边已经有了几分明悟。

    汪秀江低着头迅速收拾了自己工位上的东西,抱着盒子离开学校的时候,正好也是个傍晚,夕阳西下,倍显凄凉。

    他看着学校门口不间断的车水马龙,想想自己研究生毕业之后在这座城市深耕几年却一事无成,婚姻破裂,工作丢失,声名狼藉,连父母砸锅卖铁攒出来的血汗钱也赔了五十多万……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真想不管不顾,直接冲到马路上,被车撞死算了!

    可他要是死了,父母又该怎么办?

    他们都上了年纪,已经是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啊!

    汪秀江抱紧了手里的盒子,抿紧嘴角,回头看了一眼熟悉的学校,背影落寞的离开了。

    ……

    汪父的身体还没好彻底,仍旧在医院住着,汪秀江甚至不敢把这消息告诉他,悄悄跟汪母讲了事情原委,叫她找个合适的时机将这件事告知父亲。

    说完之后,他没心情去看母亲的失望与惶恐,拿着烟跟打火机去了阳台。

    他本来是不抽烟的,只是近来压力过大,也学着开始抽了。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汪秀江低头看了一眼,是房东发过来的消息,很客气,也很疏离。

    “小汪,到月底了啊,下个月你们还继续租吗?”

    客厅的灯光穿过玻璃,折射在手机屏幕上,使得汪秀江产生了一种幻觉,仿佛那短短的一行字,也闪烁着沪市的纸醉金迷。

    他发了会儿呆,不知道过了多久后又猛地惊醒,将手机通讯录和微信好友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抹一把脸,回复房东:“多谢您的关照,房子我不续租了,月底打扫出来,您来验收一下吧。”

    房东又过了一段时间,才发来回复:“好的。”

    汪秀江回到客厅,跟母亲说了一声,就开始打包东西。

    汪母急了:“不在这儿住,你想去哪儿?”

    又怕儿子是想省钱,便忍着心酸劝他:“秀江,别怕,妈有钱,租房子的钱还是出得起的,工作……这份工作不行了,还有下一份,沪市学校多了去了,咱不稀罕这一家!”

    汪秀江笑的很勉强:“妈,别说了,找不到的,没必要自取其辱。”

    圈子就这么大,这件事情又闹的沸沸扬扬,用了他几年的学校都不敢再用他了,别的学校更不会接收他。

    人家图他什么呢?

    汪母对着儿子看了半天,慢慢的红了眼睛:“那你以后,以后有什么打算?”

    汪秀江忍着更咽的冲动,将书架上的书籍打包,头也没回:“以后,先回老家看看吧,等风头过去了,再去老家的学校看看……”

    汪母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拍着大腿流泪:“这都是为了什么啊!”

    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我跟你爸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养大,好容易把你送进了名牌大学,毕业之后又有了那么体面的工作,之前我还跟小区广场舞队的人说我儿子有出息,凭借自己的本事在沪市安了家,我们老两口什么都不用管,只等着享清福,你要是跟我们一起回去了,我哪还有脸出门啊!”

    汪秀江打包的手停住了,虽然身在屋中,他却忽然间觉得如坠冰窟。

    是啊,他近乎悲哀的想。

    没混出个样子的在外游子,是没有家乡的。

    ……

    同样是在这个夜晚,朱英英送走了父亲,孤身一人坐在楼梯间里,脚边摆了七八个啤酒罐子。

    好像就是在一夜之间,父亲,爱情,还有事业,她什么都失去了。

    朱英英抬起头,叫苦涩的酒滑入喉咙,她想保住自己最后一丝尊严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还是不受控制的顺着眼角汹涌流出……

    ……

    汪秀江乃至于汪家的后续,萧绰没有再去了解过,至于朱英英,也早就成了她生命中的过客。

    培训完成之后,她交接完手上的工作,辞别父母,登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

    她的人生还很长,无谓耗费在这种人身上。

    ……

    【你改变了王静芳的命运,并且得到了她的祝福】

    【雅典娜的项链碎片+1】

    萧绰再度醒来,便见面前浮现出熟悉的透明字幕,与此同时,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身上所发生的变化——

    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明,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力气。

    大概是佩戴【雅典娜的项链】的加成作用。

    萧绰收敛心神,低头去看,就见自己此时穿着中衣坐在床上,旁边睡着个年轻男人,眉宇疏阔,相貌不坏。

    脚踏上摆着一双浅青色的绣鞋,旁边倒着一双军靴,男人的军装挂在衣架上,佩刀被搁在桌上。

    萧绰默不作声的看了几眼,下塌穿了鞋,似乎是发出了一点动静,床上男人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说:“不睡了?”

    萧绰“唔”了一声,没说别的。

    走出寝房向外一看,她就觉出不对劲儿了——太阳这么高,日影朝向正北偏东,已经过了午后了。

    看身上的衣着和屋里边的陈设,大概正处于民国,她是个已婚妇人,婆家大概率是体面人家,这对小夫妻怎么一点儿都不低调,大白天的白日宣淫?

    萧绰心里边儿陡然察觉出几分不对,就像是为了呼应她心中疑窦似的,紧闭的房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着人数还不算少,接着就是推门声。

    房门从里边儿拴上了,来人没能推开,萧绰听见有人在劝,听语气仿佛是个丫鬟:“你们干什么呀,大少奶奶有些不舒服,吃过药后就歇下了……”

    萧绰轻而易举的从这句话里边儿得出了两个信息。

    屋子里边的是大少奶奶。

    大少奶奶身体不太舒服,吃过药后歇下了。

    她听得满头“……”,隔着屏风去看床上的男人,心说真他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很快外边来人就气势汹汹的肯定了她的猜测。

    “胡说八道!什么身体不舒服?这话说了骗鬼,鬼都不信!早就看她不规矩,背地里跟蒋明信眉来眼去,当我们陆家人都死光了吗?!”

    外边男人听起来年纪不算太大,二十来岁的样子,即便是隔着门,萧绰都能听出他话里边的火星子:“孙家养得好女儿,说什么德才兼备,温柔贤淑,她贤淑在哪儿,德行在哪儿?!敢在婆家偷汉子,真是反了天了!去前堂请爹娘和孙家夫妻过来,再去司法部请我大哥回来,来福,叫司机开车去老宅请七公来主持公道,不把这个□□浸猪笼,这事儿就不算完!”

    萧绰:“……”

    哦嚯,刺激!

    大概是原主的意识还未完全抽离,听到“浸猪笼”三个字的时候,萧绰心口没由来的感觉到了一股刺痛。

    她看到了属于原主孙海薇的一生。

    孙海薇生于清末,长于民国,自幼修习琴棋书画,是个标准的大家闺秀,七岁就跟陆家大少爷陆离定了亲。

    但是这位大家闺秀她生不逢时啊,偏就遇上了这个动荡变革的时代,许多旧式女子所遭遇到的悲剧,在她身上重演了。

    孙海薇嫁到陆家的第二年,陆家大少爷打伤了洋人,被迫出国避难,等到风头过去再回故土的时候,身边已经有了新式的女子涂曼相伴。

    他想跟孙海薇离婚,娶涂曼过门,陆父跟陆母反对的尤其激烈,西洋人听说是生吃牛肉的,同中式风俗全然不搭边,且涂曼在外抛头露面,穿晚礼服露个大白膀子——一股风尘女子的做派,这种女人怎么能进陆家的门?

    然而陆离的态度很坚决,要是认我这个儿子,就要接受我爱的女人,要是你们不许我娶她,那干脆就别认我这个儿子了!

    陆父跟陆母同儿子僵持许久,终于还是没能拗得过他,只是舍不得儿子却不代表能接受新式女子,再则,陆家与孙家是几代的交情了,官场商场上都有所牵扯,想要一朝斩断,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陆父便捏着鼻子给出了解决办法,不许陆离跟儿媳妇离婚,叫他带着那个女人在外边儿单过,算是二房太太也好,平妻也罢,都随他们去,只要别回陆家来碍眼。

    陆离又讲给他的女友听,涂曼并不在乎。

    “什么二房平妻,都是旧式的说法,我是不在乎的。办了婚礼,领了结婚证,我们就是夫妻,真叫我去你们家老宅住,我还不情愿呢!”

    “只是有一点,”她依依的拉着男友的衣袖,带着一点俏皮的小小蛮横:“从今以后,你身边只能有我一个人!”

    陆离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鼻尖,满口应下。

    民国政府的成立伴随着一系列陈腐旧规的破除,而面对列强对中国利益的瓜分,反帝国主义斗争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有着留学经验、又曾经身先士卒冲在第一线对抗洋人的陆离大放光彩,进入司法部担任要职、参与编纂国家法律的同时,也成为了新思潮下的一面旗帜,无数人敬仰佩服,推崇备至。

    没有人注意到生活在阴影中的孙海薇。

    她是个纯粹的旧式女子,读的是四书五经,学的是国画牡丹,她不会讲英语,也不懂时代巨轮之下滔滔进行的社会变革。

    可她很清楚一件事。

    她被丈夫抛弃了,也被夫家抛弃了。

    陆家舍不得儿子,又丢不起离婚的脸,留她继续住在老宅,就像是养一条不费钱的狗,守着一座一眼望到头的贞节牌坊,没有人觉得她被辜负了。

    陆离刚回国的时候,也对她说过抱歉,他对她说西洋诸国的文明与进步,同她讲启蒙运动,说人生来平等,说青年人应该投身于建设国家,变革图强,开创一个文明富强的时代……

    他说了很多很多,但都不是为了她,他只是希望她能够理解并接受他的抛弃,继而祝福他和他的新女友。

    这怎么可能?!

    旧式的婚姻不算数,你娶我做什么?

    你早做什么去了?!

    但无论孙海薇作何说辞,陆离的想法都没有改变,他没有再来过孙海薇的院子,即便是回到陆宅,也只是去拜见父母,中午或者晚上他留下吃饭,陆家人都去了,只是所有人、即便是口里说偏向她的陆母,也会默契的避开她。

    她是陆家亏欠的人,也是陆家不愿面对的人,既然如此,那索性就不要见她了,大好的日子,见了她的泪眼,总叫人觉得扫兴。

    孙海薇被逼疯了。

    她叫娘家的司机载着她去司法部的门口偷偷见陆离,一次,两次,三次,她见到丈夫穿着体面的西装,梳着背头,挽着他新式的妻,风度翩翩的去参加误会。

    他们多像一双璧人,而她是角落里的小丑。

    她想不明白,从前鲜活可亲的丈夫,她的青梅竹马,怎么会变成这样。

    也是在那一天,孙海薇遇见了淮军少帅蒋明信。

    她开始跟蒋明信私通。

    是的,私通。

    不是爱情。

    是报复,是发泄,是绝望与无助,是丑陋又扭曲的私通。

    她是不懂洋人的事情,不会说洋文,但是她不是傻瓜。

    她分得清什么是爱,什么是玩弄与戏谑。

    淮军派系跟陆离所在派系之间的那些传言,她也有所耳闻。

    这样也很好。

    她在悬崖边上获得了释然,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的苦闷,蒋明信背地里给政敌戴一顶绿帽子,再见到陆离之后,衣冠楚楚,礼貌的朝他颔首致意。

    哈哈哈哈哈,孙海薇在心里骂脏话,真他妈有意思!

    只是纸终究包不住火,蒋明信之于她只是个快乐棒,她之于蒋明信也只是一个掀开陆离脸皮的工具人,他无心为她遮掩,事情被揭破之后,他可以从容脱身,没有人会为一桩桃色绯闻要淮军的少帅向公众谢罪,而孙海薇……

    蒋明信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