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 109 章(...) 第(1/1)分页

第 109 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这下子几位公主当真是惊住了,  你来我往的交换了几个眼神,最后佘陵启唇一笑:“小妹如此果决,倒叫姐姐高看你一眼。”

    吕雉说办就办,  提着剑浩浩荡荡往况氏一族所在之地去。

    那边正在送客,  况天决最信重的下属环清正同人界的某位门派长老道别,她神情感慨,  脸上的唏嘘之色尤未散去:“之前家主定下这婚事的时候,便有好些族老反对,说况氏一族传续几千年之久,  从未有过魔族女子入门,就此开一先河,怕也会影响家族声名,  家主大概是想明白了,才会终止这桩婚约……”

    那位长老脸上的表情就很微妙。

    什么鬼,玩我们呢。

    我们还没启程出发的时候想不明白,  偏就等人到了之后才想明白,  车马费不是钱吗,御剑飞行不用灵石吗?

    送出去的成婚礼我们也不好意思再往回要啊。

    就离谱!

    还有婚约的另一头——魔界公主说不娶就不娶了,你确定这没问题吗?!

    长老心里边有一万句话想讲,  但是到了嘴边,  说出口的内容都是理解万岁,客气的同环清寒暄几句,便带着门下弟子道了告辞。

    就在这时候,  远方天际异变陡生,  一道术法门户轰然洞开,  魔焰滔天而来,为首的不是别人,  正是与况氏家主况天决定下婚约的魔界公主英鸾。

    饶是相隔甚远,长老也感知到一行魔身上的怒焰腾腾,见事不好,立即便带上门下弟子飞离这个是非之地。

    环清眼见英鸾仗剑在前,身后还跟着魔界另外几位赫赫有名的公主与数千魔族士兵,神色皆是不善,脸色不禁随之一变,下意识握住了佩剑,迎上前去:“公主——”

    试探的话还没来得及从嘴里说出口,吕雉的剑就指过去了:“把你刚才跟那人说的话再讲一遍?!”

    环清心头猛地一跳,强笑道:“什么话?”

    又小心的将她佩剑往外推,假做愠怒:“公主已经与况氏缔结婚约,我乃是况氏家臣、家族臂膀,您岂能如此无礼!”

    这话刚落地,环清便觉身侧一阵狂风刮过,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刹那,大公主梅女的脚边已经多了几个人界修士。

    不是别人,正是环清刚刚送走的那位长老及其弟子。

    “哎呀呀,真是对不住,专程请几位回来一趟。”

    梅女手握长鞭,笑吟吟道:“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想麻烦这位长老同我们讲一讲,这位环清仙子是如何向你们解释婚礼取消的事情的?”

    佘陵细长的手指在面前轻轻摇了摇,语气危险:“这事儿跟你们无关,所以我建议你们说实话,如若不然,血洗了你们一派哦!”

    长老:“……”

    桥豆麻袋,我就是出门吃个席而已啊!

    他头大如斗,冷汗涔涔,压根不敢看环清变色的面庞,便低下头,在几位魔族公主的注视下,一五一十的将实情讲了。

    什么实情?

    环清仙子自己说的嘛,况氏家族幡然醒悟,不想娶英鸾这个魔界女子了!

    梅女幽幽的说了一句:“很好。”

    继而摆一摆手:“滚吧。”

    那长老向她们作个揖,慌慌张张的带着门下弟子逃离此地。

    吕雉手中剑刃横抬,锋锐双眸正对上环清隐露慌乱的双眼:“环清仙子,你有什么遗言想讲吗?”

    环清之所以敢给小师妹做内应,帮她把所谓的绝笔信交给况天决,就是因为她相信以况天决对亡师的情分绝对不会置小师妹的生死于不顾。

    而她之所以敢对外撒谎,说况天决不想继续这桩婚约,也是因为她深信以英鸾的性情和他们之间这段感情的不牢靠性,英鸾根本不会这样直接杀上门来问个清楚明白。

    可是谁能想到英鸾的壳子里换了个人呢,这下子环清就坐蜡了。

    妒心剑直指在前,她能感觉得到,对方是真心想杀掉她的!

    环清霎时间慌了心神,然而在身后一干况家门人家仆的注视下,又不肯显露怯色,只色厉内荏道:“公主,我跟天决哥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你敢伤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吕雉冷笑出声:“最好是这样,因为我也没打算放过他!”

    环清心头大震,不及说话,便觉对方剑气猛攻而来。

    她再顾不上口舌之争,急退数步稳住身形,继而拔剑还击。

    她能够得到况天决的重用,作为况氏一族的门面出来理事,修为上显然是很有两把刷子的,只是这两把刷子对上天资卓越的魔界公主,显然就要相形见绌了。

    梅女、佘陵等几位公主没有上场的意思,只在一旁压阵,吕雉一人应付她便是绰绰有余。

    如此过了二十几招后,环清相形见绌,落入下风,生死只在一线之间,而她心下已慌,手中长剑愈发没了章法,就在吕雉将要取她性命之时,却听远处传来一声断喝:“公主剑下留人!”

    回应他的是一声杀机毕露的剑鸣,连同半空中云彩都被一斩为二,环清执剑的手僵住,神情木讷,几瞬之后,脖颈上一道血线逐渐裂开,身体颓然倒地。

    她死了。

    而方才发声之人业已来到近前,却是况家族内的一名长老,见到环清死不瞑目的尸身之后,他叹息出声:“一个误会罢了,何至于此?公主出手未免太过狠辣!”

    弱者才需要跟人就是非对错做口舌之争,强者不需要。

    吕雉提剑的手向外一翻,淡淡问他:“况天决呢?”

    况长老为之一滞,继而道:“他出去了,却不知是遇上了什么要事,走得太过匆忙,只见了环清一面,甚至都不曾向诸位长辈辞别。”

    又苦口婆心道:“家主的为人,公主最是清楚不过,既然答允婚约,又怎么会中途废止?您也不是不知道环清对家主一往情深,为了逼迫您离开,故意说谎也是有的,何以这样大的火气,竟然将她杀了……”

    吕雉嗤了一声,冷冰冰道:“你都知道环清对他一往情深,难道他不知道?既然知道,又为何要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办?说到底,无非是觉得我没那么要紧罢了!”

    况长老还要再说,吕雉却无心再听,纵身一跃来到况氏祖地上空,寒声道:“况天决负我辱我,令我北界魔族声誉扫地,此仇不共戴天,不可不报!”

    “我是魔界公主,那此事就用魔界的手段来了结。我给你们七天时间,叫况天决去登云台与我决一死战,如若不然,我必然血洗况家,以解我心头之恨!”

    一语话毕,她将全身灵力灌注于妒心剑上,剑锋所指,绵延十数里的况氏家宅应声而倒。

    这动静惊动了况家深处的老祖:“何人胆敢在此放肆?!”

    这声音洪亮如钟,直敲响在众人心头,其修为之深可以想见。

    梅女等人神色微变,纷纷越上半空加以护持,唯有吕雉不惊反嗤。

    “何必明知故问,装神弄鬼?我不信你不曾听见方才首尾!有种的现在就把我们抓起来杀了以绝后患,不然就闭上嘴吧!合体期修士而已,你以为我们没见过?!”

    佘陵不禁咋舌:“我的好妹妹,你真不怕他把我们全留下啊!”

    “他不敢!”

    吕雉面露哂色,斩钉截铁道:“我跟况天决决一死战,就只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罢了,但他要是敢把我们全都抓起来杀了,又或者直接扣起来,那就是人界要跟魔界开战了!别说北界魔族,就是向来跟我们不睦的南界魔族,也绝对不可能对此视若无睹!”

    “人界在四界之中最弱,却仰仗天道占据了最为繁盛的一方世界,若是跟魔界起了战争,妖界跟鬼界必然趁虚而入,届时况家在人界如何自处?蚂蚁多了也会咬死大象的,更别说真到了那时候,想咬他们的怕就不只是蚂蚁了!”

    这一瞬,饶是梅女这个大公主,也不禁刮目相看:“如此看来,况天决跑了倒是一件好事,却叫小妹头脑清醒了许多。”

    吕雉将上辈子的经验说给她们听:“不婚不育,芳龄永继,不生不养,仙寿恒昌!”

    她说的这席话显然并非虚言,话音落地之后,况家老祖缄默不语,不置一词。

    以他的实力,当真与这几位公主动起手来,饶是得费一番功夫,也能够将其擒拿,可若真是如此,也就意味着况家主动掀起了对魔界的战争——

    况家在自家祖地根深蒂固、实力深厚不假,但几位公主的父亲可是占据了魔界半壁江山的北界魔王啊,若真是把几位公主扣下,便是结下了血海深仇,北界魔王若真是来血洗了况家,人界各门派大族怕也没人会施以援手。

    他不敢。

    吕雉并不惊异于他的沉默,讥诮的一笑,反手发力将飞云剑钉在了况氏山门之上:“告诉况天决,七日之后,登云台,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