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4章 第4章 第(1/1)分页

第4章 第4章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这神仙开局,一下子就把芈秋吸引住了。

    她兴致勃勃的同其余三人议论起来,正说得热火朝天,冷不防眼前忽然一花,意识随之微微恍惚,再回过神来,便听窗外雷声轰鸣,隐约入耳,骤雨瓢泼,狂风怒号。

    夜色已深,殿外风雨凄迷,她坐在大开着的窗扉前,身上华贵庄重的凤袍被雨水打湿大半,湿漉漉的沾在身上,像午夜梦回时的惊汗,又像是失望积攒够了之后的心如死灰。

    殿内的连枝宫灯熄灭大半,只有临窗的两盏亮着,幽幽的在夜风中跳跃,在这样寂寞的雨夜中更显哀凉,浅粉色的墙壁有芬芳温暖的味道,缓慢的充斥在她的鼻翼。

    用花椒和泥涂壁,取其名曰椒房,这是皇后独有的恩典,只是在这落寞的灯火之间,如此尊贵无匹的恩遇,仿佛也变得黯淡了。

    这就是皇帝带了圣旨前来废后的那个晚上吧。

    明明已经这么晚了,明明下着大雨,明明打发几个内侍就能做的事情,皇帝却一定要亲自冒雨前来,是不想错过结发妻子收到废后圣旨时的神情,要亲眼见一见,才觉快意吗?

    难怪杜皇后这样心灰意冷,深夜时分,却还是穿着皇后翟衣、凤钗绾发,孤身一人在椒房殿等待。

    这是她仅存的尊严了。

    芈秋接收了属于杜皇后的记忆。

    杜若离是杜家的长女,上有兄长,下有弟妹,出身尊贵,生活幸福,一切不幸都是从救了一个倒在路边奄奄一息的少年开始的。

    少年醒来之后,很快离去,她甚至都没能告诉他自己是谁,更没有问过他的名姓。

    杜若离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遇见他了,没想到两年之后,却在皇太后召开的百花宴上再度与少年重逢,也是在这时候,她终于知道,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国朝新君欧阳延。

    更叫她欢喜的是,百花宴结束没多久,她被选为皇后,正位中宫,她将是欧阳延明媒正娶的妻子。

    少女情怀总是诗,对于未来的婚姻生活,杜若离有着无限畅想,但冰冷的现实很快就将她的幻想击得粉碎。

    立后的同时伴随着选妃,出身太后母家的淑妃、出身书香门第的贤妃、藩国进献的公主,还有数不清的小家碧玉……

    她以为自己是站在皇帝身边的那个人,然而她只是帮助皇帝侍弄后花园的卑贱花仆罢了。

    这些只会叫杜若离心绪低沉,而真正将她击垮的,是皇帝隐藏在敬重之后的敷衍与冷漠,是他应付了事的寒暄与每月点卯似的勉强亲近。

    皇帝诚然掩饰的很好,然而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杜若离又怎么会看不出?

    淑妃跋扈,依仗出身,并不将她这个皇后放在眼里,贤妃得宠,身体娇弱,得了皇帝特许,不必往椒房殿向皇后请安,皇后之下位分最高的两妃如此,其余宫嫔又如何能心服。

    这些事情皇帝一句话就能解决,可他偏偏不置一词,至于究竟是不在意,还是故意为之,都不重要了。

    真相总是会叫人伤心的。

    杜若离也是高门贵女,如何受得了六宫有意无意的轻慢,硬着心弹压了两次,却被皇太后传召过去厉声呵斥。

    “你是皇后,是母仪天下的中宫,最应该做的就是为陛下拣选贤女、早诞皇嗣,好歹也是太尉府上的千金,母族也有皇家血统,怎么一股小家子气,这样尖酸悍妒、不能容人?这等家教,哀家实在不敢恭维!什么事情都大不过陛下的子嗣,皇后,你知道吗?!”

    皇太后说的毫不留情,又不曾屏退左右,更有甚至,淑妃此时正侍奉在皇太后身边,亲亲热热的给姑母揉肩捶背:“皇后只是一时糊涂,没什么坏心的,母后就别跟她生气了,若是气坏了身子,岂不是让天下人指责皇后不孝?表哥知道了,怕也要生气的。”

    被婆母呵斥如仆婢,尤其又是在妾侍面前,杜若离心中酸涩难言,强忍着落泪的冲动,低声称罪。

    皇太后冷眼旁观,又训斥了几句,方才令她退下。

    皇帝之所以娶她,原本就是为了杜太尉手中的兵权,这两年边疆无事,太尉渐老,新锐将领逐渐可以独当一面,也到了该动手的时候,皇太后的斥责只是开始,接下来,杜若离的生活真正难过起来。

    此前皇帝还肯与她虚与委蛇,虽说不曾维护皇后的颜面、捍卫中宫威仪,但每月初一、十五总会往椒房殿过夜,宫权也都由皇后掌控,而自从皇后被太后训斥之后,皇帝便不再有心维持平和的假面,不仅数月不曾踏足椒房殿,半年之后,又以皇后体弱多病为由夺取宫权,令淑妃与贤妃共同协理六宫之事。

    不需要任何人来告知,杜若离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到皇后之位的风雨飘摇。

    就在今日傍晚时分,宣室殿的内侍前来净道,清扫冷落已久的椒房殿,皇帝今晚要过来。

    杜若离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皇帝是来重修旧好的,若真是如此,他早就来了,何必使人早早来此通传,又嫌恶椒房殿久不接驾,或有凋敝,专程令人前来布置?

    无非是又一次的羞辱罢了。

    让她重温这长久的冷落,回味宫婢和内侍于她长久的轻慢,让她清晰的知道自己是被天子弃置的女人……

    到了这等地步,杜若离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

    向皇帝卑躬屈膝,哀求痛哭,希望他放过自己的母家?

    明知道他不会应允,又何必自甘下贱,痛哭流涕惹人鄙薄!

    她没有过错,即便要被废黜,哪怕要被赐死,她也要挺直腰背,堂堂正正的去死!

    重新对镜梳妆,画眉点唇,翟衣上身,凤钗绾发,杜若离平静的坐在窗边,等待自己最后的结局。

    远处天际有电光闪过,旋即雷鸣。

    下雨了。

    两个陪嫁侍女想近前来将窗扉合上,被她制止了。

    她想吹吹风。

    淋一淋雨也没什么不好。

    这样快意的风雨,今夜之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

    芈秋看完了杜若离浸透了悲凉的半生,由衷一叹:“真是傻姑娘。”

    又摇头道:

    “圣人曾经说过,心疼男人是倒霉的开始。你当初不救他,又或者直接把他绑上石头丢河里,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系统阴阳怪气道:“这话是哪个圣人说的,我怎么没听过?”

    芈秋两手叉腰,理直气壮道:“没错儿,我就是那个圣人!”

    系统:“……”

    芈秋冷笑一声,激情开麦:“还跟我说皇帝是个好人,好在哪儿?一个鼻子两只眼吗?这我也有啊!杜太尉谋权篡国了吗?有这样的征兆吗?他是养私兵了,还是自立为王了?你还说他后来跟皇后有好结局,可见也没查出来杜太尉如何不法吧?!”

    系统只得道:“误会,都是误会——”

    “误个头啊误!要不是遇上帝后交换身体这种千古奇事,杜家九族都凉了,这误会给你你要不要啊?!顺顺当当的交了权,新生代将领也给培养出来了,眼见着他权力小了,年纪上来要致仕了,皇帝来劲了,他早干什么去了?!”

    芈秋嗤道:“为难一个快下岗的、不打仗手里边压根没多少兵权的老头子,他是不是觉得自己倍儿英明神武啊?!鼓动自己亲娘和小老婆们欺负一个没做什么错事的可怜女人,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特男人啊?为了麻痹杜家娶一个不爱的女人,他背地里不得自我陶醉、觉得自己为江山社稷牺牲了太多太多吗?!”

    “还有呢,”空间里吕雉凉凉的开了腔:“杜家压根没有谋权篡位的心思,他可倒好,猴子成了精似的上蹿下跳!在内宫,娶不爱的女人然后鼓动后宫所有人暗搓搓的虐待她,在外朝,跃跃欲试想把无罪的重臣满门抄斩,最后发现一切都是误会,是自己搞错了,嚯,感情这些年他全程在跟空气斗智斗勇,当年忍辱负重献身娶杜家的女儿为后,都是奉献了个寂寞啊!”

    萧绰百无聊赖道:“大婚参政之后什么正事都没干,先把无辜的皇后跟皇后母家做掉再说别的,就他这个脑袋,就他这种心智,你很难说服我们,讲他其实是个睿智的明君啊。”

    武则天神情兴奋:“说了半天,又多了一个干掉他自己当皇帝的理由!”

    芈秋:“是吧是吧!干掉他干掉他干掉他!!!当皇帝当皇帝当皇帝!!!”

    系统:“……”

    系统:“…………”

    皇上你好自为之吧,我真的尽力了_(:з」∠)_

    ……

    皇帝使人往椒房殿传旨时,宣室殿外夕阳正是烂漫,不想用过晚膳即将起驾时,狂风却卷着骤雨不期而至。

    内侍首领低声劝道:“陛下,不若使几个奴婢前去传旨也就罢了,外边雨下得大,一时半会儿怕也停不下来,您仔细受了寒气,损伤龙体。”

    皇帝神色沉沉,不发一言,起身到殿外长廊下,但见大雨瓢泼,声势浩荡,雨水如线密密的砸在汉白玉石阶上,飞溅而起,沾湿了玄色常服的下摆,也叫他眉宇间更添几分阴霾。

    “摆驾椒房殿。”他沉声吩咐左右。

    内侍首领听得微怔,心下难免有所不解,周遭几个侍从闻声,神情中也不禁略略显露异色。

    皇后不得帝宠,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临了了,怎么陛下还非得去见她一见?

    杜若离实际上已经被幽禁,得知皇帝今晚将要驾临椒房殿,便猜测他此行是为废后来的,而皇帝身边的侍从们

    却都清楚的知道——皇帝已经令人拟定了废后的圣旨,今晚过去,就是要宣读这道圣旨的!

    今夜大雨滂沱,即将被废掉的又是不喜欢的皇后,陛下怎么非得亲自去这一趟呢?

    内侍首领小心翼翼的觑了一眼皇帝神色,却不敢问,吩咐人准备行辇,冒雨侍驾往椒房殿去。

    皇帝的目光在周遭侍从脸上扫过,旋即又面无表情的移开。

    他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也知道他们在疑惑什么,只是他如何行事,却不必同这群奴婢解释。

    皇后……

    虽然不喜欢皇后,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除了是杜家的女儿之外,她没有任何过错。

    今天午后,郎官们奉令拟定废后诏书,有人揣度着他的心思,给皇后拟定了不孝不悌、忤逆不敬等足够被赐死,乃至于可以此为由问罪其母家的数项大罪。

    郎官试读一遍,神情因为即将有一位皇后死在他的笔下而志得意满,难掩得意,没人发觉皇帝暗中皱起的眉头。

    只是没等他出声,便另有人看不下去,愤而出首,叩拜皇帝之后,厉声问那郎官:“天地昭昭,尔等难道真的不怕世间有鬼神报应吗?!”

    那郎官闻声变色,面色惨白,附和之人也不免露出窘迫之色,低下头去。

    最后还是皇帝做声,授意郎官们以皇后体弱多病为由拟旨,废皇后为静元仙师,在宫中荣养安老,终了此生。

    皇后无过被废。

    可出身杜家,就是她最大的过错。

    只是……

    皇帝想起百花宴上那个活泼俏丽的少女,她有着一双宝石一般明亮的眼睛,蝶一样轻盈的脚步。

    大婚那晚,盖头掀开,她眼睛里盛满了欢快与柔情、爱意与缱绻,那时候她是快乐的。

    皇后不知道,在她被太后训斥,幽禁椒房殿之后,他曾经悄悄去看过她。

    侍从都被她打发走了,她一个人坐在廊下,神情茫然而空洞的看着远处,像是个找不到家的孩子,孤寂而无助。

    有那么一瞬间,皇帝的内心深处被歉疚和痛楚占据。

    这是他的结发妻子啊。

    他应该近前去说些什么的,至少应该去宽慰她几句,只是几瞬之后,那股冲动消失,他克制住自己没有上前,而是转身离开。

    他是皇帝,是天子,他要对这天下负责,杜家必须被铲除,而皇后……也必须被废掉!

    只是心里实在不是滋味。

    夜色深深,雨声将远处的声音遮蔽,仿佛天地都连成一片,雨水跳过轿辇的屏障溅上他手背,脆脆的凉,皇帝猝然从沉思中惊醒。

    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到底心软了。

    杜家犯下的虽然是灭九族的大罪,但皇后毕竟已经是皇家的人,那些罪过不会牵连到她身上,她虽然会被废掉,但他也会给她一个容身之处,让她衣食无忧,平安终老。

    保全了她,也周全了他们这一场夫妻情谊。

    也算是无愧于心了。

    一道亮得刺眼的闪电倏然在天际划过,下一瞬,雷声轰鸣而至。

    皇帝定了定神,听内侍在轿辇外低声回禀:“陛下,椒房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