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8章 第 8 章 第(2/4)分页

第8章 第 8 章 第(2/4)分页

 推荐阅读:
贴的表哥会对自己冷脸,强笑着道:“妈妈这也太危言耸听了吧。”

    “娘娘嗳!”王妈妈帮她穿衣时,脸色苍白,手都是抖的:“梁太监说了,陛下下令废郭容华和林婕妤为庶人前,先下旨废掉了您和贤妃娘娘的封号,贬为宝林——整个后宫,哪有位分这么低的宫嫔啊,这真是半点体面都不给您留了!后来还是皇后娘娘劝了几句,搬出太后娘娘来抚慰陛下,圣意方才有所转圜!”

    又补了一句:“陛下将时辰定的死死的,谁要是去的晚了,六宫面前与郭氏、林氏同罪,娘娘,您敢赌陛下会为您收回成命吗?”

    淑妃听说皇帝下令赐郭容华与林婕妤五十刑杖之后,便微有唇亡齿寒之感,现下再听乳母如此言说,但觉脊背生冷,脚下发寒,直到被王妈妈按到梳妆台前,迅速梳了个最简单的发髻,心头那口凉气才慢慢的溢了出来。

    早有宫人取了大氅送来,淑妃赶忙裹上,登上轿辇,雨夜之中动身往椒房殿去。

    人在幽闭的空间中时,往往会模糊时间,夜里天气明明是有些凉的,淑妃头上却生了汗,不时的掀开轿帘,催促抬轿的内侍:“快些,再快些!”

    如此几次之后,撑着伞紧随其后的王妈妈不禁宽抚她:“娘娘安心,咱们收拾的快,误不了的!”

    淑妃脸色苍白,血色淡的几乎要看不见,她隐约感觉到好像是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变故,但是自己却好像被堵住耳朵,蒙住双眼,对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

    她神情茫然的靠

    在了轿壁上,彷徨不已。

    ……

    同样的事情在后宫中不间断的发生中。

    以淑妃的容貌、品阶乃至于强硬后台,都为这次的传召而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其余人听闻之后的感受可想而知,闻讯之后二话不说,胡乱套上衣服,梳了头之后就往椒房殿去了。

    淑妃自矜身份,乘坐轿辇,品阶再低一些的却没这个待遇,要么就是乘坐两人小轿,要么就是腿着去——说真的,就现在这个天气条件,腿着去是最快的交通方式了。

    最难的还是一向身娇体弱的贤妃。

    御前内侍前去传旨的时候,贤妃已经服过药睡下了,生生被宫婢唤了起来,紧赶慢赶,厚厚的穿上衣服,乘坐轿辇往椒房殿去。

    诸后妃中,贤妃向来最得恩宠,连带着身边的婢女也有三分傲气,此时便嘀咕道:“娘娘本就体弱,何必去趟这趟浑水?差人去向陛下告罪一声,陛下不会生气的,您是陛下的救命恩人,可不是寻常宫妃!”

    贤妃入睡之后被人唤起,此时仍觉头疼,皇帝突如其来的情绪变故也令她猝不及防,几番不顺之下,素日的温婉娇柔消失无踪,那眸光竟有些阴冷。

    她以手掩口,咳了一声后,慢慢道:“陛下的旨意你都敢当耳旁风,本宫身边是容不得你这样心大的人了。”

    那宫婢原本是想在主子面前讨个巧的,却不曾想反倒惹了贤妃厌恶,脸色猛地一白,下意识想要跪下去求情,却被人堵住嘴带下去了。

    贤妃无心去顾及一个宫人,狐裘裹住身体,觉得周遭那无孔不入的寒气暂时被削弱,终于深吸口气,扶着宫人的手登上轿辇:“动作快些,不要误了时辰。”

    ……

    皇帝天威所在,一声令下,六宫无敢不从。

    近侍们噤若寒蝉的守在大殿两侧,双眼不受控制的往时计上瞟,这要是有哪位娘娘误了时辰——看陛下今夜情状,怕是决计不肯轻轻放过了。

    最先来的当然是所居宫阙离椒房殿近的那些宫嫔。

    先前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皇后失宠已经是人尽皆知,连带着椒房殿附近的宫阙也变得晦气了,有宠的跟皇帝撒娇,搬去了别的地方居住,宠爱薄些的给协理后宫的淑妃和贤妃当当舔狗,也搬走了,只剩下那些既无恩宠,也无家世的宫嫔仍旧住在这里。

    大半夜的她们都睡下了,听闻皇帝传召,都忙不迭起身梳洗,撑着伞急匆匆赶到椒房殿,便见殿中灯火通明,暖意融融,天子近侍于两侧垂手而立,威仪赫赫。

    皇帝脸上仿佛氤氲着一团乌云,神情森冷,眉头紧皱,不豫之色溢于言表。

    皇后跪坐在皇帝身边,薄纱遮面,微微垂着头,一言不发。

    最先赶到这儿的宫嫔们面面相觑,宛如一群受到惊吓的麻雀,惊惧之下,竟无人敢上前。

    皇帝漠然瞥了一眼,果然都是不得宠的,看着全都很眼生。

    他轻咳一声,低声对遭受刺激之后变得彪呼呼的皇后道:“陛下,有几位妹妹过来了。”

    皇后回过神来,目光往下边儿一瞟,脸

    色微微和煦了几分:“哦,是你们呐,皇后同朕提过,倒都是安分的,外边冷,进来坐吧。”

    又吩咐侍从:“一人赏一碗姜汤,去去寒气。”

    侍从们应声而去。

    这群低阶宫嫔都是不得宠的,侍过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