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 32 章(帝后交换身体后30...) 第(1/4)分页

第 32 章(帝后交换身体后30...) 第(1/4)分页

 推荐阅读:
    芈秋听得神色一震,  面有诧异,正出神间,忽觉手背一阵疼痛袭来,  低头去看,  却是皇帝情绪激烈之下手指收紧,生生将她手背上皮肤抓破。

    淑妃在旁瞧见,  急急忙忙近前将皇帝手臂推开,拉着芈秋的手心疼不已:“表哥,你没事吧?”

    又吩咐左右侍从:“去取些伤药,  再叫太医来包扎一下。”

    宣室殿的近侍们忙跑腿去太医院取伤药,椒房殿的人见庄静郡主手里边儿那碗药热气散尽,也重新煎了新的来,  内室里贤妃刚刚落胎,玉英殿的人催促着要了热水,一盆盆的往里边儿送,  不远处太后歪坐在八仙椅上,  脸色蜡黄,形容憔悴。

    芈秋头大不已,一时间都不知道顾谁才好:“哪个来告诉朕,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话音刚落,  就听一旁传来两声苍老的咳嗽声,紧接着就是宫人们难掩欣然的声音:“太后娘娘醒了!”

    芈秋朝那边儿瞥了眼,迈步近前,  太后瞧见好大儿来了,  颤颤巍巍的坐起身,  话还没说,眼眶就先湿了。

    两个孙子啊!

    一窝全都端了!

    这谁受得住!

    贤妃身边的宫人也不知道是打哪儿冒出来的,  挤开一众侍从,“扑通”一声跪倒在芈秋和太后面前,声泪俱下:“还请陛下和太后娘娘为我家主子做主啊!”

    太后刚刚苏醒,喘息尤且有些急切,心腹嬷嬷弓着腰动作轻柔的为她顺气儿,最后还是芈秋皱着眉头道:“你且将今日之事一五一十的道个明白!”

    那宫人抹着眼泪应声,抽泣着道:“今日冬至宴,贤妃娘娘唯恐失礼于外命妇,早早到了偏殿等待,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皇后娘娘也来了。贤妃娘娘向来畏惧中宫威势,赶忙起身见礼——我们娘娘已经是快五个月的身孕了,身子笨重,陛下和太后娘娘都免了主子的礼,可皇后娘娘生等着主子行了礼之后,却仍不叫起……”

    说到这儿,她脸上显露出几分懊悔:“奴婢们离得远,听不清主子和皇后娘娘说了些什么,只隐约听了几句,仿佛是皇后娘娘因当日寿康宫之事问罪我们主子,过了会儿,又不知想到什么,忽然间和颜悦色起来,亲自搀扶我们娘娘起身,又打发我们出去。”

    淑妃听到这儿,已经禁不住拿巾帕揩泪:“贤妃妹妹好生糊涂,当初在椒房殿,杜氏何等凶悍跋扈,她又怀着身子,怎么敢跟杜氏独处?”

    “我们主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柔弱善良了,总爱把人往好处想。”

    那宫人红着眼睛道:“奴婢们守在外边儿,却不知殿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约莫过了半刻钟功夫,就听见我们主子的惨叫声传来,奴婢们都慌了,进殿来瞧,就见主子和皇后娘娘都已经倒在地上了……”

    周遭人一时寂寂,只有太后粗重的喘息声断断续续,像是一只破败不堪的风箱。

    她钳着身边宫人的手臂,强逼着自己坐直身体,疾言厉色道:“皇帝,宫中岂能容得下这等戕害皇嗣的中宫?国朝又怎能有这样心肠恶毒的国母!”

    芈秋眉头为难的皱起:“母后,事关重大,岂能只听贤妃的一面之词?”

    看一眼靠在庄静郡主肩头,有气无力、几近目眦尽裂的皇帝,她叹息道:“朕相信皇后的为人,她断然做不出这种事情。”

    太后不想这等关头下,儿子竟会庇护皇后,当下惊怒交加:“皇帝!”紧接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芈秋则问近侍:“贤妃此时醒着吗?朕想听听她的说辞。”

    近侍闻声往内室去问话,不曾想帘幕后被人搀扶着、摇摇晃晃走出来回话的竟是贤妃。

    她脸上没有半分血色,嘴唇也有些干裂,只有一双妙目红肿如桃儿,眼底浸润着深深戚色。

    贤妃缓缓拜倒,声音弱得可怜:“臣妾前来向陛下回话。”饶是太后一向都不喜欢她,此时神情中也不禁露出几分怜色。

    芈秋却很平静:“讲。”

    贤妃陈述的所谓真相,前半段同那宫人说的相似,后半段则是她与皇后独处时发生的事情:“臣妾向皇后娘娘行礼时跪的久了,脚有些麻,皇后娘娘便来搀扶臣妾,那时候臣妾心里还很感激她……”

    她呜咽着哭了起来:“哪知道等臣妾靠近座椅之后,皇后娘娘却在身后猛地发力,将臣妾重重撞到桌角上,臣妾猝不及防,还没等反应过来,她就掐着臣妾的腰一下接一下的用桌角撞臣妾的肚子!”

    太后听得面露愤然,淑妃骇然的捂住了嘴,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宫中竟有如此丧心病狂之人!”

    贤妃宛如一支狂风暴雨中备受摧残的娇花,不胜柔弱:“那时候臣妾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惦记着腹中皇嗣,见桌上摆着一只长颈花瓶,便拼尽全身力气抓到手里往皇后娘娘身上砸……”

    皇帝靠在庄静郡主肩头,听贤妃颠倒黑白,听她巧妙的将谎言编织的严丝合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