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 30 章(帝后交换身体后28...) 第(1/2)分页

第 30 章(帝后交换身体后28...)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太后眼见皇后忽然间发飙,  大杀四方,毫不留情,一张脸生生涨成了猪肝色——训斥六宫也就罢了,  居然还敢对自己指指点点!

    杜若离,  哀家看你真是失心疯了!

    太后急怒攻心,猛地站起身来,  伸手朝皇帝脸上一指,就觉眼前发黑,天旋地转,  身体随之摇晃起来。

    淑妃离得最近,发觉的也最快,再顾不得抹眼泪了,  快步上前,将太后搀扶住,叫稳稳的坐在了座椅之上。

    “姑母,  姑母?!您感觉如何?!”

    太后只觉脑海中晕沉沉一片,  嘴唇动了动,却是有气无力,做声不得。

    淑妃见状慌了,  刚停住的眼泪再度倾泻而出,  反倒是皇帝反应迅速,急忙近前去扶住太后手臂,叫了连声“母后”之后,  见太后无甚反应,  又当机立断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请太医!”

    守在门口的内侍大梦初醒,  一溜烟朝着太医院方向跑了。

    淑妃恶狠狠的瞪着皇帝,咬牙切齿道:“杜若离,  要你来做好人?姑母之所以如此,全都是你害的!”

    说完便伸手推他:“你走开,不要靠近姑母!”

    皇帝猝不及防,被她推得倒退一步,顾不得找东西扶住,便下意识的护住肚子。

    贤妃同太后没什么深情厚谊,也很乐得看皇后和淑妃狗咬狗,要是杜若离发挥超常,直接把太后给咬死了才好呢,以后且看淑妃还有什么倚仗!

    太后身体那么一晃,淑妃就冲上前去稳稳的占据了她左手边,紧接着皇帝也上去占据了太后右手边,贤妃懒得趟这趟浑水,便只坐在座椅之上,忧心忡忡的捂着肚子,做出一副焦急不已的样子,实际上巴不得杜若离闹得再大一点,直接把那老东西给气死!

    贤妃压根不在乎太后的死活,这会儿自然也不会将心思放在她身上,也是因此,她第一个发现了皇帝举止中的怪异。

    太后高坐上首,下方另铺了一层紫檀木台阶,淑妃气急之下推了皇后一把,皇后站立不稳,踉跄一步,正常人该是先抓住点什么站稳身体才是,可皇后不是!

    她第一反应就是先护住肚子!

    霎时间,贤妃心里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别人或许不明白,但贤妃这个身怀有孕的人,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杜若离怀孕了!

    一定是!

    得到了这个结论,再去想方才她嚣张跋扈的态度与对自己的警告,贤妃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杜若离或许是有点彪,但是她不傻,现下如此,就是有意为腹中之子铺路!

    贤妃想到此处,心中五味俱全,若非太后还半晕半醒的倒在淑妃臂弯里,场面一片混乱,她几乎控制不住想要自嘲几句,大笑出声。

    杜若离啊杜若离,你我还真是冤家路窄!

    我入宫为贤妃,你入宫做皇后,我前脚有孕,你后脚让我淋着雨罚跪,断送了我腹中孩儿的元气,现在我苦苦思索着该如何用这个注定保不住的孩子谋取一份益处,你却在此时有了身孕?!

    上天何等不公!

    贤妃心头愤懑,妒火中烧,恨得几近双目滴血,就在此时,肚子里的孩子忽然间动了一下,她猛然回神,再看一眼满脸焦急守在太后边上的皇帝,有些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极为浅淡的,阴惨惨的笑意。

    这大概就是命吧,皇后娘娘。

    你的孩子来了,我的孩子却要离开,既然如此,倒不如叫他们俩黄泉作伴,也不寂寞。

    你意下如何?

    ……

    太后身体有恙,侍从们不敢隐瞒,另有人紧急往宣室殿送信,芈秋跟太医几乎是一起过来的。

    淑妃既忧虑于太后的身体,又害怕太后真的有了什么,自己在宫中再无倚仗,心头焦躁不安,如有火焚,抽泣着迎上前去:“表哥,你快来看看姑母吧,她老人家被皇后给气晕了——”

    芈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皇帝便已经变色,一把扯住淑妃,将她甩到一边,盛怒不已:“这里是寿康宫,本宫这个皇后都没发话,要你越俎代庖,向陛下陈情?没规矩的东西,还不住口!”

    当着芈秋的面儿,淑妃才不跟她呛声,只委屈兮兮的红了眼圈儿,颤声道:“表哥……”

    皇帝瞬间就炸开了。

    表哥表哥表哥,你搁这儿表你妈呢!

    这女人从前看着还是有点可爱的,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下毒,使小性子,拈酸吃醋,目无尊卑,煽风点火,活脱儿一个负面集合体!

    承恩公府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

    幸亏当年没册封她做皇后!

    皇帝横眉立目,就要去寻淑妃晦气,淑妃委委屈屈,等着芈秋做主,其余宫妃纷纷起身行礼,缩着脑袋躲在一边儿不敢吭声。

    芈秋懒得给她们做裁判,只问太医:“太后身体如何?”

    一句话落地,皇帝和淑妃的心神都被吸引了过去,厅内这一群人,除去太后身边的忠仆,也就是他们俩最在意太后的状况了。

    太医小心翼翼的诊了脉,眉头微松:“回禀陛下,太后娘娘之所以会晕倒,皆因受了刺激,急怒攻心所致,臣为太后扎上几针,再开几服药,吃过之后便会好的。”

    芈秋眉宇间郁色稍减,叫太后身边的人去盯着太医煎药,自己往上首处坐了,冷着脸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一眼可怜兮兮的淑妃,再瞥一眼愤慨含怒的皇帝,芈秋将视线转向另一人:“贤妃,你来讲!”

    她会点贤妃来进行陈述,倒叫殿中人齐齐一怔,转念一想,又不禁豁然——皇后跟淑妃已经是剑拔弩张,无论听信哪一方的说辞,都有偏听则暗的可能,而贤妃作为中立的第三方,身份足够,又置身事外,的确适合陈述实情。

    皇帝的神色也显而易见的放松起来,甚至还有一点小小的开心。

    杜若离之前虽然跟我冷战,但到底还是在乎我的嘛,都没听淑妃那个贱妇叭叭叭,直接把话语权交给了柳儿。

    要知道后宫之中,不会有比柳儿更单纯善良的人了。

    所有目光都投到了贤妃脸上,而她迟疑再三,终于缓缓开口:“今日臣妾等人往寿康宫来给太后娘娘请安,叙礼之后,太后娘娘便说起冬至节礼的事情,厚赐诸妃,又讲陛下恩德,准允母家往宫中探视,姐妹们听了,都很是感激,只有皇后娘娘……”

    芈秋眯起眼来:“皇后怎么了?”

    贤妃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皇帝,很害怕他似的,连声音都压低了:“只有皇后娘娘不高兴,虽也受了赏,神色却是怏怏,讲太后娘娘是节礼是不是过于简薄了……”

    皇帝:“……”

    蛤????

    离大谱了家人们!

    朕什么时候说太后给备的节礼太过简薄了?

    说的不是她赏赐朕二十只骚鸡的事情吗?

    贤妃你这是怎么回事,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皇帝看着贤妃,慢慢皱起眉头来。

    贤妃见状愈发战栗,神态不安。

    她扶着肚子,动作艰难的站起身来,向皇帝屈膝见礼,满脸歉疚:“臣妾左思右想,大概是因为皇后娘娘入殿请安时太后娘娘没有及时叫落座,所以才心生不快的。只是此事实在怪不得太后娘娘,都是臣妾身子不争气,太后娘娘拉着臣妾多问了几句皇嗣,方才没注意到皇后娘娘……一切都是臣妾的错,还请皇后娘娘恕罪,您骂臣妾几句、打臣妾几下都行,只希望您别因此与太后娘娘生隙,叫陛下左右为难。”

    说到最后,她深情的看向芈秋,旋即又自责的低下头去,那脖颈纤细雪白,宛如一只收到惊吓的怯怯白鹤。

    空间里边吕雉嗤笑一声:“这味道,一闻就知道是陈年绿茶了。”

    武则天抱着手臂笑:“就是不知道皇帝陛下现在还喜不喜欢喝。”

    事实上,这会儿皇帝已经懵了。

    柳儿,你在说什么?!

    朕什么时候因为座位的事情怪你了?!

    就算之后跟太后掰扯起来,也是因为淑妃那个碎嘴啊!

    叫你这么一说,怎么显得朕是个小肚鸡肠、毫无孝悌之道的悍妇?

    皇帝脑袋里边儿嗡嗡的,脸上神情一片空白。

    芈秋心下冷笑,却寒着脸问六宫:“事实可是如此?”

    众妃以淑妃为首,纷纷起身离席,恭敬道:“贤妃娘娘所言甚是。”

    皇帝呆坐在座椅上,木然的看着厅中那一片低垂下的发顶,满心错愕,震颤非常。

    你们——

    你们明明知道贤妃说的不是真的,却助纣为虐,联合起来陷害朕!

    他满心失望,痛心疾首,再去看怯怯低着头的贤妃时,语气里不禁平添几分难以置信的颤抖:“你……不,不是这样的!”

    贤妃抬起头来,神情单纯而无辜:“皇后娘娘,您的意思是臣妾在撒谎吗?可是方才发生的神情,大家都看在眼里,您因为节礼的事情不满是真,入殿时没被太后娘娘顾及到赐座也是真的,臣妾所言,安有半句假话?”

    皇帝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有口说不清。

    贤妃说的都是事实,他无从反驳,可实际情况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他有心辩解,不远处向来附从于淑妃的一个宫嫔却适时的揩了揩泪,哭诉道:“谁不知淑妃娘娘与贤妃娘娘一向都是恭谨侍上的标杆?诸位姐妹不敢明说,贤妃娘娘顾及皇嗣,深惧皇后娘娘,只是臣妾实在不忍见太后受辱,身心蒙痛……”

    说完,又抽抽搭搭的将方才之事讲了,掩盖住淑妃的挑衅与讥诮,只讲皇后无礼,辱骂宫妃,指摘太后,气焰滔天,六宫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众妃嫔听到最后,齐齐哽咽,有拿着帕子拭泪的,有小心翼翼看一眼皇帝,又忙不迭将视线挪开的,还有的一直低着头小声抽泣,好像他是个会吃人的怪物一样。

    皇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去看这群花一样的、自己曾经宠爱过的女人,更深觉往昔不过一场噩梦,红颜即是恶鬼,反转两面,不过如此。

    芈秋对此早有预料,静静听贤妃和那名宫嫔说完,神色冷厉,目光如电:“皇后,你可有什么想分辩的?”

    皇帝木然转过头去,正对上她的眼睛。

    淡淡的,漠然的,含着嘲弄与讥诮。

    他懂杜若离没有说出口的话。

    陛下,你也有今天!

    你也有见识到后宫真面目、蒙冤受屈的时候!

    你的淑妃,你的贤妃,还有那些你宠幸过的女人——你真的了解她们吗?

    不见得吧!

    皇帝的情绪深陷在无力之中,有些慌乱的转过头,躲避开杜若离的视线。

    他声音涩然:“臣妾,无话可说。”

    芈秋唇角勾起轻微的弧度,吩咐左右:“送皇后回椒房殿,抄录宫规百遍,闭门思过,无召不得擅出!”

    皇帝心如死灰,应了一声,起身离去,步出厅内之时,尤且听见淑妃呜咽着见缝插针:“表哥,姑母直到现在都没有醒,你怎么就这样轻轻放过她了呀……”

    曾几何时,他正是那个无知无觉的表哥,被表妹抱住手臂,被母后蒙蔽住双眼,不分青红皂白,便将心头的不满与愤懑尽数倾泻到杜若离身上……

    想到这里,皇帝忽然间笑了起来。

    周遭侍从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笑容吓了一跳,面露悚然,不约而同的离他更远一些。

    皇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怪不得他会跟杜若离交换身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

    离开椒房殿的时候,皇帝是雄赳赳气昂昂,再回来的时候,就成了戴罪之身,鸡冠子耷拉着,周身都透着一股萎靡。

    庄静郡主心疼坏了:“这是怎么了?走得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她打发了宫人和内侍出去,又拉着皇帝落座,递了一盏热汤到她手上,关怀备至:“瞧你,出去一趟脸都白了,快喝几口暖暖身子,怀着身子呢,可别大意了。”

    皇帝被凄风冷雨捶打了一上午之后,终于再度感知到了人性的温暖,可给予他这样柔情的不是别人,正是杜若离的母亲、杜太尉的妻室,他曾经想除之而后快的杜家主母……

    一股酸涩涌上心头,懊悔、歉疚,还有难以言喻的痛苦纠结在一处,皇帝低着头慢慢啜饮那碗热汤,眼睛里忽然有什么东西热热的涌出,打在汤碗里,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

    庄静郡主看得心疼极了:“孩子,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皇帝一句话都不说,死死的咬着嘴唇,只是拿着汤匙的手不住地颤抖。

    庄静郡主劈手将汤碗从他手里夺过,一把将他搂住了,声音发颤,却很温柔:“若离,你要是难过,就哭一会儿吧,没关系,娘在这儿,娘在这儿!”

    隐忍了许久的情绪倾巢而出,皇帝抓着庄静郡主的衣襟放声大哭。

    “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

    ……

    皇帝被禁足在椒房殿,芈秋也没有再去看他。

    太后醒过来之后见了儿子,不禁老泪纵横,头一句话就是:“何不杀了那个不孝不悌的贱妇,好叫哀家泄心头之恨!”

    芈秋红着眼睛,用力握住她的手:“母后暂且忍耐几日,待到冬至,朕必然发作杜家,皇后……”

    她冷笑一声。

    太后闻言,遂不再提,只是见淑妃被皇帝那些话伤透了心,一连几日萎靡不振,免不得要悄悄将此事告知,宽慰于她。

    “且再等等,杜氏正如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的,待到冬至,便是她的死期!”

    这消息告诉了淑妃,便等同于送到了玉英殿的案头。

    贤妃细细品味着“冬至”二字,手抚肚腹,唇边溢出一丝幽冷笑意来。

    皇后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吗?

    未必。

    别忘了,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呢,那可是正经的嫡子。

    太后厌恶杜若离是真,却未必会厌恶她肚子里的孩子。

    杜若离想必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她明明有了身孕,却一直瞒而不报,因为她很清楚天家对于杜家的提防,身怀有孕这张王牌,要在合适的时候打出去!

    只是皇后娘娘,我又怎么会让你如愿呢?

    现在,咱们两个真正是到了决一死战的时候了。

    ……

    国朝有三个大日子,圣寿节、元旦,还有冬至。

    这一日,不仅宫内要举办庆典,宴请百官和外命妇,民间也会举行一系列的庆祝活动,普天同庆,共襄盛事。

    内宫之中宴请外命妇的宴会,是由淑妃做主操持的,有太后身边用惯了的嬷嬷在,一切都料理的井井有条,毫无错漏。

    只是淑妃再如何得宠,终究也是妃,中宫尚在,断然没有叫她做主位招待命妇的道理,故而芈秋在跟太后通气之后,暂时解除了皇后的禁足,把他给放了出来。

    除了皇后和淑妃之外,同样位居四妃之位、又身怀有孕的贤妃也被恩准出席这场宫宴,与淑妃一左一右,端坐在皇后身侧。

    向来宴饮之时,贵人到的最晚,外命妇被女官们牵引着往相迎席位上落座,皇帝与淑妃、贤妃则在不远处偏殿中静坐,等待入席时辰的到来。

    或许是上天都在帮助贤妃——淑妃初次操持这等盛事,唯恐哪一处出了纰漏,甚至无暇在偏殿安坐,带着人风风火火监事四方。

    皇帝叫人陪同着往偏殿去时,贤妃已经到了,见中宫至,她面带笑意,举止谦卑,近前去向他请安。

    皇帝看她虽然身怀有孕,腰肢却仍旧纤细的仿佛杨柳,行动之时也颇有艰难之态,难免心生不忍,不等贤妃蹲下身去,便出声道:“起来吧,你身子重,不必如此拘礼。”

    那天的事情他仔细想过了,贤妃在杜若离面前春秋笔法,将所有罪责都扣到自己头上,虽然有挑唆是非的嫌疑,但是转念一想此前雨夜里杜若离下令掌嘴贤妃、令她罚跪的事情,倒觉得她如此为之也是在情理之中。

    虽然那一晚皇帝的身体下的命令,但是在贤妃看来,这一切可都是杜若离挑唆的,也难怪她会有这样的报复心了。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

    皇帝扪心自问,若有人背后使坏,撺掇着尊长扇了自己十数记耳光,又逼迫自己跪在冷雨之中,颜面扫地,他也做不到心平气和的接受,更不必说谅解了。

    倒也不必因此将贤妃一杆子打死。

    皇帝心中如此作想,脸色也显得和善,贤妃见他仿佛不曾因前事生恨,心思急转,当下坚持拜了下去:“先前在寿康宫,妾身胡言乱语,冒犯娘娘,虽非本意,却也害得您身陷囹圄,实在是愧疚难当……”

    什么叫“虽非本意”?

    难道贤妃当日说那些话并不是出自她本人的意愿?

    可是,为什么……

    皇帝听得微怔,低头去看,便见贤妃面有愧色,神态哀婉,玉白的面孔上弥漫着一层戚色,不胜可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