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其他小说 >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3)分页

第17章 第 17 章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皇帝被太后客气的请出了宣室殿,这会儿回到椒房殿,那可真是两眼一抹黑。

    在宣室殿的时候,周围近侍都是他用惯了的,衣食用度也都与从前相仿,身在一个熟悉的环境里,他饶是别扭于男女身份的转换,但舒适度却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然而到了椒房殿……

    天可怜见,他总共也没来过这儿几次,从前跟杜若离关系尚可的时候,也就是初一、十五到这儿过夜,第二天提上裤子就走,最熟悉的莫过于那张床,哪知道里边详细的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偏偏他此时就被困在椒房殿里边了!

    跟随杜若离一起进宫的婢女早就被她打发走了——就算她们在这儿,皇帝也不敢毫无顾忌的用。

    那几个婢女都是跟杜若离一起长大的,朝夕相处十几年,略微相处一段时间,就能发现壳子里边换了人。

    杜若离心里眼里全都是他,拿到皇帝的壳子后虽然也教训后妃出过气,但平心而论,她是没有夺权登位这种大逆不道的想法的,可此事若是叫杜家知道了,只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儿,皇帝倒有些庆幸了——杜若离遣散陪嫁婢女、斩断后宫与外朝的消息往来也好,歪打正着,彻底斩断了杜家得知此事的途径,使他再无后顾之忧。

    杜若离身边的人没法用,至于宣室殿的近侍——想都别想,作为皇后,胆敢从宣室殿抢人,太后一巴掌把你扇的你妈都不认识你!

    到最后还是尚宫局那边儿重新挑选了人手,到椒房殿来侍奉。

    宫里的人最会看风向不过,风往哪边儿吹,人往哪边儿倒。

    时隔数日,皇帝再度来到椒房殿,便见昔年倍遭冷落的椒房殿早就被人重新布置起来,不过几日便焕然一新。

    入内打眼一瞧,端是富丽堂皇,暖香袭人,一侧案桌上整整齐齐的码着宫里这些年的账目和对牌——雨夜罚跪之后的第二日,淑妃、贤妃便打发人送来了。

    皇帝随手拿起一册翻看几眼,很快便百无聊赖的搁下了。

    淑妃跟贤妃都不是蠢人,不会拿几本坏账让他查的,再则,此时他一意挂怀着宣室殿里的杜若离,哪有心思关注后宫这些芝麻谷子的小事儿。

    皇帝绕着椒房殿转了一圈儿,对周遭有个大略印象之后,便往寝殿去更衣。

    宣室殿的近侍们见帝后修好,有意在他面前逢迎,日日都取了华服艳饰与他妆扮,皇帝要是个女人也就算了,可他偏生是个男人,虽然用的是杜若离的身体和杜若离的面孔,但被人按在绣凳上涂脂抹粉也叫他打心眼里觉得反感。

    皇帝隐约记得杜若离刚与自己大婚的那段时间,衫裙只是寻常剪裁,并不十分华美庄重,发间也少有珠饰,只是她气质端凝,上身之后倒也落落大方。

    左右不能在宫里女扮男装,他倒情愿找一身素简些的衣裙上身。

    倭金描蝴蝶围屏的后边是一整排的鸡翅木雕凤柜子,肃穆而气派,这也是当时杜若离入宫时的陪嫁之一,皇帝没叫宫人帮忙,自己绕过去开了柜子翻找。

    这边儿柜子里

    装的不是,这边儿也不是,这边还不是……

    皇帝一边翻找,一边在心里嘀咕,就几件衣服,杜若离你把它们藏哪儿去了?

    随手将柜门合上,电光火石之间,皇帝忽然想起了一桩几乎被他遗忘的往事,他身形随之顿住,一股隐晦而幽微的痛楚猛地向他心房席卷而来。

    他怎么能忘了呢。

    杜若离刚入宫的时候,不喜奢侈,衣饰都颇简朴,而她的这种做派却与淑妃南辕北辙,相差甚远。

    淑妃是个怎样的女子呢?

    她出身高门,家世显赫,父母宠爱纵容,宫里边还有个做皇后的姑姑,真正是享用过人间富贵,也最爱灼灼艳色、宝石珠玉。

    那时候他前朝事多,无心关注这些女人们之间的琐事,只是在去贤妃宫里时,听她提过几句:“太后娘娘今天训斥皇后娘娘了呢……为着什么呀,太后娘娘说,陛下还正年轻,尚无子嗣,后妃们穿得鲜艳些也不出格,指责皇后娘娘沽名钓誉,假意简朴,实则邀名,所图甚大。”

    彼时皇帝歪在塌上昏昏欲睡,贤妃亲昵的依偎在他怀里,面容清丽,声音低柔:“不过臣妾觉得,太后娘娘应该是误会了,听说杜太尉府上也是这样的,潜移默化之下,皇后娘娘效仿高堂行事,也是有的……”

    贤妃固然是一片好意,然而皇帝却没法不多想,更无法不心生忌惮。

    杜若离在宫里边沽名钓誉,顶多也就是得个贤后的称呼,无伤大雅,可杜太尉如此行事,难道不是借此养望,邀买人心?

    皇帝心里存了几分不快,之后再见到杜若离时,难免便要表露出来。

    那时候他究竟对杜若离说了些什么,现在皇帝已经回忆不起来了,只是杜若离难过的神情和含在眼眶里没有溢出的泪水,隐约在脑海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