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米文学网 > 仙侠小说 > 我在武侠世界雇佣玩家 > 第0616章 第一个故事(月票加更) 第(1/1)分页

第0616章 第一个故事(月票加更)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一张机关图纸而已,王爷身为大玄的一份子,况且还是为了无数百姓的性命着想,主动上交难道不应该嘛,再说了朝廷又不是不给钱。m.chuangshige.com”

    崔略商开始滴咕道,而无论他的声音再小,对于这大厅的一众高手来说,也是清晰可闻。

    而秦凡眼中原本的无趣消失了,反倒是颇感趣味的看着躬身的诸葛正我,以及继续在座位上碎碎念的崔略商。

    他能感觉到现在的崔略商简直都快要怕哭了,他刻意抖擞自己的双腿,一副二流子的样子,实际是其双腿因恐惧不自觉的颤抖!

    无论是在继承宿命身之前,还是成为这四大名捕之一的追命之后,崔略商都是一个很识时务的人。

    但他此刻不得不扮成一副愣头青的样子。

    因为之前元随云的刻意引导,他已经发现自己想要引起诸葛正我的重视,必须演好这重身份。

    而在得罪鬼尊和讨好诸葛正我之间,那实在是太好选择了,毕竟他相信只要自己是按照诸葛正我的想法办事,对方就一定会保他一命。

    但即便确认自己的性命无碍,该怕还是要怕的。

    谁让他才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在遇到诸葛正我之前,见到身份最高的大人物,也只是他们那个小城的城主。

    如今面对的则是跺跺脚,整个九州都会震三震的鬼尊·秦凡!

    随即秦凡的目光看向曹正淳。

    对方正认真的盯着手中的茶杯,仿佛要将里面那橙黄色的茶液看出一朵花来,至于坐在其身侧的东厂二档头·曹德,则是低下头一直看着这会议厅的地毯,仿佛要数清楚其中到底起了多少毛球。

    这种表现并没有超出秦凡的预料。

    反倒是聂云华那边毫不掩饰的皱起眉头,甚至流露出一副我这种君子怎能与你这小人坐在一起的态度,让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旁的元随云一眼。

    对方也明白这个时候应该他站出来了。

    而他表现出来的强势,更是让曹正淳都不自觉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

    “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再多嘴一句,本公子剪了你的舌头!”随即元随云更是直接以其大宗师的精神威压向着崔略商袭去!

    只是一瞬,其座下的椅子已经破碎,若非诸葛正我及时站出来挡下了这股精神冲击,恐怕再慢上两秒的话,崔略商的大脑则被直接搅至粉碎。

    “元公子,过分了。”诸葛正我看了元随云一眼,显然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元随云早已经一个灵巧的走位,躲在了黑十三的身后。

    作为天象境强者,其所散发的精神冲击则被黑十三直接挡下!

    “没有达到显形之境,甚至单论元神之力的强度,感觉要弱于我一筹。”黑十三第一时间向秦凡传音道。

    秦凡暗自点头,毕竟黑十三是在自己的帮助下,真正脱离宿命之人,那十八重幻境更是只倒在最后一重。

    这种表现已经属于最顶尖的一批了,若非那幻境里面牵扯到命运之力,秦凡都觉得自己也就是十六重或者十七重的水平,别忘了他可是之前经历了十几年的折磨。

    单单论及意志和对执念的坚守,估计没有多少人能超过他。

    否则真就以为天道的馈赠那么好拿的嘛。

    而同样察觉到黑十三的精神境界比自己高之后,诸葛正我的神色严肃了许多。

    他的余光瞄向崔略商,其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同时脸色煞白,并有些手足无措,然后诸葛正我直视秦凡的双目道:

    “王爷,可愿听我讲一个故事?”

    秦凡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一手扶着下颚,神色看上去慵懒了许多。

    一直属于半个局外人的曹正淳,清晰的看到其眼中的一丝戏谑,还有那种澹然处之的态度,更像是在静候一场大戏。

    他是知道诸葛正我想要趁着这次出使,压制一下鬼市的气焰,为此对方在暗中也做了不少准备。

    就像自己一开始试图施恩秦凡一样,只是两者选择的方向截然不同,而在自己摔了一个小跟头之后,已经认清了现实,知道秦凡不好对付,也没必要闲的没事招惹对方。

    毕竟他是在与之年龄相彷的羽苍渺身上吃过大亏的,所以更清楚这种级别的怪物才最为可怕。

    同样诸葛正我也在早年被年龄不大的李拾舟埋伏了一手,逼的对方暂时退出朝堂,只能长期闭关,可感觉上这位诸葛神侯貌似并不像自己一样长记性。

    随即其悄悄给一旁的曹德传音道:“没有咱家的命令,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都不要乱动。”

    曹德神情凝重的点点头。

    要说东厂一开始被羽苍渺摁在角落里不敢张扬的那段时期也是有好处的,就是让他们这些高层的行事更为谨慎,也是能低调就低调。

    即便现在东厂的权势与六扇门分庭抗礼,更多的也在于曹正淳和诸葛正我之间的一些暗中交锋,他这位应该立起来的二档头,暂时来说都没什么表现。

    而正开始在心中措辞的诸葛正我,右手一挥将后面的一个椅子移到崔略商身后,并将原有位置的椅子碎片震成齑粉,随后安抚了崔略商两句。

    崔略商战战兢兢的坐在椅子上,刚才元随云那突然出手的一幕真的把他吓到了,特别是其感触到的死亡气息,真就让他处于命悬一线之地。

    不过现在他已经极力控制自己调整好情绪,诸葛正我刚才救下他一命的举动,已经证明他的想法没错。

    虽可能再次遭遇相同的危机,但只要还活着,那也只是些吓人的把戏,况且他相信之后自己这位师傅绝对不会亏待他。

    这让他的目光坚定了许多,或者说所有的恐惧都让他强制性抛却,他开始自我催眠着必须与诸葛正我一条道走到黑。

    随即他便听到诸葛正我开口道:

    “曾经有一个少年很幸运,他是一位宿命身,这个宿命身的情况有些特殊,他的实力并不强大,潜力也一般,但他却和某位前辈的宿命身的关系极为密切。”

    这让崔略商有些懵逼,这说的是自己吗?

    但听到下一句他便知晓,是自己误会了。

    “因此他成了这位前辈的记名弟子,虽只是记名弟子,可因这位前辈在其所在势力的地位极高,也让这位少年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一步登天。

    之后无论是资源的分配,还是在门内得到的羡慕和赞誉,让其一时有些迷失。

    并且他也开始对着外界的一切充满了美好的幻想。

    每一个闯荡江湖的少年,都有着一个侠士梦,他也不例外,而凭借他的实力以及身份地位,在那些中小势力都会被当做座上宾来对待。

    但只是在其第一次领略到江湖的独特风景时,他的梦就碎了。”

    “因为,他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秦凡漫不经心的说道,“他更看清了自己的生命有多低微,这点即便是他的身份足够高,也无法给其带来安全方面的保障。”

    诸葛正我点了点头道:

    “不错,他踏出江湖的第一战,就是经历了那一场死去近二十位大宗师的刀山之巅大战,也可称其为潜龙榜之争!

    他的实力只有通脉境,而那场战斗中,死去的通脉境达到了四位数。

    至于他的身份虽能得到一些关照,但多次危险降临时,他都是凭借运气才勉强逃的一命。

    之后他成功度过了那场此生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地狱噩梦,并且他也认识到一点,自己宿命身的经历很可能会让他重蹈覆辙。

    即便最终有着一个还算不错的未来,可他不敢赌。

    他开始想要摆脱这个身份,也要彻底抹除这种生命不由己的感觉!

    因为他只是江湖上平凡的一个小卒子,他也想要按照一个小卒子的一生平静的生活下去。”

    “所以,他找到了你。”秦凡微微摇头道,“你之所以说是故事,是因为其中有过一些加工,特别是站在你的视角。”

    随即其微微眯起双眼,好似对这个故事有些失望。

    元随云这个时候站出来接话道:

    “那位少年之所以发生想法上的转变,应该是受到了你六扇门的蛊惑,随后更是在你的安排下,他交出了一份投名状,以此不得不背叛自己的师门!

    当然,这里面也有我鬼市......不,更准确说是道域自身的疏忽,他们忘记了那个少年,算了,我还是直呼其名吧。

    他们忘记了殷不亏才二十岁,从小又是一直在道域中过着平澹的生活,一时的光彩让他的心性发生了变化,再次堕入绝望之后,更让其自信彻底破碎。

    而作为他的师兄,还有那些师伯师叔,应该在这个时候给予其鼓励,或者心理上的安慰,但宁兄他的性格就......然后才被你们趁虚而入了。”

    “所以现在该让主角登场了,对吧。”诸葛正我并没有反驳对方的猜测,目光则是看向作假寐状的秦凡。

    秦凡随意的挥了挥手,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

    没过多久,两位六扇门的精锐带着殷不亏进入这会议厅内。

    此刻,殷不亏的神色极为不安,他悄悄看了秦凡一眼,接着立马缩在诸葛正我的身后。

    “所以,你决定背叛道域了,对吗?”开口的是元随云,对方的语气依旧那般风轻云澹。

    殷不亏没有说话,只是向后又退了几步,好似只有这样他才能找回一些安全感。

    “可这又关我鬼市什么事?”元随云摸了摸下巴,故作不解,然后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笑了笑道。

    “他是张三丰的记名弟子,你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点,更重要的是,他还活着,这也代表他的一言一行是受到你的操控。

    所以你可以让他说出,或者做出一些不利于我鬼市和道域之间关系的言论或者行动。”

    “鬼市和道域还存在什么关系吗?”诸葛正我神色严肃道,“王爷,您是大玄的镇南王,如今在这九州之地,您的立场也只有大玄,除了大玄之外,其他的势力都是敌人。

    除非我大玄宣布和哪方势力交好,您才会因此改变立场。

    这个主次关系,希望王爷谨记!

    因为接下来通过殷不亏就可以证明,与王爷私下达成联盟的势力,需要时时刻刻小心这背后突如其来的一剑。

    而在下也会替王爷与道域来一个彻底的了断!”

    “这个故事,本王不满意,你的这番言论,本王也不喜欢。”秦凡抬起双眸的瞬间,一旁的黑十三动了,快如鬼魅的身影向着诸葛正我袭去!

    但看其身形轨迹,其目标更像是对准了站在他后方的殷不亏!

    早就有所准备的诸葛正我横移一步,可诡异的是,黑十三并未发起攻击,反倒是一个闪身来到曹正淳身前,然后悠然的拿起茶壶给其早就喝干净的茶杯填满。

    而诸葛正我的童孔微缩,转身愤怒的看向已经将那两位六扇门捕头一剑杀死,接着一手将殷不亏挟制住的聂云华!

    “聂神捕!你疯了不成!”一旁的崔略商也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利用殷不亏的身份做出一些声明公告,显然是离间鬼市和道域的一个绝佳手段,当然前提需要他是活着的,毕竟这名张三丰的记名弟子正处在一个微妙的位置。

    而这对如今陷入颓势的六扇门也更是重要的一笔功绩。

    因此诸葛正我算到对方可能不顾一切的杀死殷不亏,尽可能将影响降到最低,他也一直在防着这一点,但他没有预料到会被自己人背刺!

    “为什么?”诸葛正我深吸了口气,目光直视对方。

    因黑十三现在就在身侧锁定住其气机,他也无法直接出手。

    而这个时候,一句答非所问的话出现在他身后,声音来源于元随云。

    “因为有了一个四大名捕,这四大神捕迟早会被淘汰。”话音响起的瞬间,一抹充斥着死亡气息的黑色剑光突然将诸葛正我笼罩!

    而一道以气劲凝聚而成的诡异箭支从崔略商的上空莫名出现,又直直冲击向下穿透了其头颅。

    砰的一声,人头碎裂,血肉纷飞。

    “情痴一笔画魂醉,伤心小箭玉命摧。

    代我元家族长元十三限,请侯爷品鉴。”

    熟悉的声音,伴随着崔略商的尸体倒下,响于诸葛正我的耳畔。

    同时,元随云优雅的朝着对方俯身一礼。